Archive for 2008 年 01 月

新聞淡季求生術

新聞這行和其他行業一樣,也有旺、淡季之分。新聞多到跑不完的旺季,背後辛苦不在話下,沒有新聞時的淡季,便更需要照片去充撐版面。很多時,我在新聞現場求大家給我拍照,所有好話說盡,還外加承諾email照片給受訪對象,如此才能拍到照片。

日前加航自維多利亞飛多倫多的班機,遇亂流在卡加利緊急降落,我的工作是到溫哥華機場,等從卡加利來的班機,訪問乘客是否看到迫降情況。一開始找到一對華裔夫婦,訪問完畢,我問他們能否拍照,這是我們的工作要求。華裔夫婦想都不想,說他們不想上報,掉頭便走,於是我只好再等下一批的卡加利乘客。

等了半小時,又來了一批乘客,有兩名亞裔留學生,根據過去經驗,學生總是比較好心,也有同情心,故我趕快上前用英文問:「Are you from Calgary?」沒想到兩人竟視我如空氣,頭也不回便走掉。

就在我幾幾乎要放棄拍照的時候,救星出現了——一名40多歲的白人男子取了行李,我再湊上去問他是否從卡加利來,他說是,而且他還提供了在機場聽到有關迫降的耳語。說畢,我問他,「可以讓我拍照嗎?」他沒有馬上回答,我馬上再補充,「拜託拜託,之前所有的人都不給拍,到現在我連一張照片都沒有」。最後,這位名為David的紳士接受了拍照。

只要接受拍照的,對我來說,都是紳士和淑女。

廣告

得獎人

日前,我打電話欲訪問一名得到一個全國性獎項的華裔醫生,這名醫生接電話接得爽快,但她開口的第一句話,卻讓我差點不知如何應對。她口氣不是太好地問:「你怎麼會知道我得獎?」我告訴她,是那個頒獎組織的公關發了email到報社,請傳媒報道,我以為有了主辦單位的背書,至少採訪能順利進行,但結果不是。

我告訴得獎醫生,我只需要補充一些她的背景及得獎感言,她未反對,於是我問了:「請問你生於哪裏,又何時來到加拿大?」她說,她生在中國、在香港接受中學教育,至於接着幾年到加拿大的關鍵性背景,她認為這是她個人的資料,由於她不認識我,也不知道我們拿這些資料作什麼,所以她無法提供。

這時,我還是耐住性子告訴得獎的醫生,個人資料就不用提供便算了,說幾句得獎感言,提供一些她所推動慈善機構的資料,如此也可以。她答:「想知道那個機構的事,我寄錄影帶及資料給你,你自己看!」接着,她記下報社的地址及我的電話、姓名。我想,既然要記低我的資料,那麼連中文姓名也告訴她,她說:「不用,我的中文沒那麼好。」

後來,她請秘書email一些個人資料來,且再三叮嚀有不清楚,一定要打電話給她澄清。

夠了,如此傲慢的得獎人,在我10多年記者工作生涯中,見的真是不多。我很感激採訪主任同意不寫那人的報道,理由不是她不夠偉大,而是,無法順利採訪,以致無法求證她是否如新聞稿中說的那般偉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