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chive for 2008 年 07 月

善良的庭警

做記者這一行,認人的眼光很重要,尤其是在一個充滿未知的採訪環境下,必須準確地找到能幫自己的人,如此才能進一步避免接下來的漏新聞。

緬街的法庭,是所有在溫哥華作姦犯科後被捕的人士、進入法庭系統的第一站,檢察官、律師就在那裏商議排期,又稱「過堂」。既然只是過堂,有時只需1分鐘,除非在律師或檢察官臨時找不到的情況下,少數會需要5分鐘,時間非常短,於是稍微出亂,即可能錯過。

最糟糕的是,法官在同一時段,必須要處理20甚至30人,這更增加採訪的困難性,即使已不是新丁的我,每次輪到法庭過堂採訪,總是提心吊膽,不敢隨便。

這天我負責要找一宗綁架案的3名嫌疑犯,其中一人是華裔姓Yeung,由於抄着眾多名字的白板剛好被庭警遮去大半,我實在看不到,只好小聲地向庭警詢問,有這號人物嗎?庭警的答案很怪,他說,he is downstairs,我一聽開始緊張,莫非我去錯聆訊室,應該是去樓下的才對?

我趕快再問,他的答覆是什麼意思,這時庭警說,他被關在地下室的囚房,很快會在這裏提堂,如此我才安下一百個心。

好心的庭警牛高馬大,差不多有1.9米,他就像坐公車時的司機,為不知在哪裏下車的乘客指點迷津般。其後,他幾次提醒我那人提堂時間將到,好心如此,令我在陌生的法庭,感受人情溫暖。

廣告

舊地重遊之一:日月潭

相信我,日月潭比我拍的照片要漂亮不知多少倍,我的傻瓜機,加上我不怎麼高明的技術,只能拍出如此效果。

這張似乎好一點。好希望wireless速度快一些,如此才有寫blog的興致。今天只想寫到這裡。

撲空

當記者這行,去錯地點、去錯時間等等理由而撲空的情況不勝枚舉,不過,像這次撲空前竟以為自己有大獨家,還不敢一個人敲門,打電話請另一名資深同事前來支援的烏龍事件,並不常見。

那天早上突然接獲消息說被關了15個月的李東哲、李東虎兄弟,在前日獲加拿大移民及難民局同意釋放,且在判決書上明白印着他們即將去住的地點,就在列治文市政府大樓附近不遠的一處出租柏文309室,於是我趕緊驅車前往。

出租柏文每個單位需要密碼才能請住在柏文的人開門,我既不認識半個人,且不知309室的入門密碼,再則,李氏兄弟也不可能好心到幫記者開門,所以,我明知不可能,還是向一名剛回家的高中女生解釋了情況。

女生很好心同意讓我隨她進入柏文,還帶領我去到判決書上所寫的地址309室,女生也剛好住對面,心想怎麼可能有這麼巧的事,自己還竊竊自喜,說不定今天可以拿到大獨家,但準備敲門時,心裏擔心,如果開門只有一剎那,手忙腳亂來不及拍照怎麼辦?一顆心忐忑不安地跳着,還是決定打電話求同事當救兵。

同事未到之前,先來了友報同行,擔心再拖下去夜長夢多,於是兩人真去敲門,「Does Mr. Li live here?」,門裏傳來一個男子用英文說,「You got the wrong address, no Li here.」,那人還要追查為何我們能夠進入該柏文,我們只好未置可否趕快離去。

後來,李東哲的律師打電話來說,判決書上寫的柏文,早已經租給別人,李氏兄弟還在找新住處。

一場撲空,虛驚一場。

放蛇變掃貨

接到特別指示,要前往被檢舉販賣假LV的時裝店,了解他們是否真的有名牌假貨。很快找到第1間店,那時服飾店剛開,店裏沒人,只有一名售貨小姐在整理衣服,我四處看了一下,沒看到LV包或是Chanel,還特別問小姐,聽朋友說店裏有LV賣,是否為真?

小姐回答我,「那些是不能賣的」,接着她熱心地推銷,說該店才剛開始特價,買第一件衣服原價,第2件只需要10元,或是真的只想買一件,那她會算我半價。

這時假扮顧客的我,隨手拿起一件休閒上衣看看,沒想到,尺吋夠大,很合適自己,接着,我又找到3、4件衣服,在小姐的催促下,到試衣間試穿。

由於很滿意試穿結果,小姐又主動打折,最後花了100元買了3件衣服。其間發現自己的現金不夠,還到同一商場的銀行提款,小姐一度以為我不過是一早開門來「混吉」的惡客,穿穿脫脫之後,一走了之。

實情是,平時實在沒時間逛街買衣服的我,利用「放蛇」的空檔,趁着還無其他客人,任揀任穿,是多麼難得的機會,揀上的衣服,哪會不買?

小姐其實很貪心,還要硬推銷我買其他兩件衣服,還好,理性催促我,「還有下一站要去放蛇,這樣就好」。

放蛇變掃貨,還是掃貨掩飾放蛇?我自己都說不清。

準備出發

我很後悔太早告訴孩子再過幾天要坐飛機回台灣的事,才4歲的他,不可能像較大孩子乖乖倒數,而是從知道倒數沒幾天的那天,即天天早晚吵著要去機場坐飛機,尤其是在兒童電視節目看不下去,或是看見我開電腦,又或吵著要去playground,但我還沒有反應時,他就益發吵得凶。

家裡的相機也壞掉,報社相機因休假暫時交回,等我買了新相機後,才能補充一些有照片的文章。

很希望回台灣時,也能夠三不五時加些文章,不讓自己的部落格空白太久,很希望囉!

沒戲

這天去採訪剛取得北京奧運乒乓球項目參賽資格的華裔乒乓球好手,我不能免俗地要問他,對得獎抱有什麼期望?他搖搖頭說,「沒戲」,意思是沒戲唱,不可能有任何得獎機會的意思,奧運選手如此坦率的答覆,令我吃驚。

一般的奧運選手,不管自己是世界排名多少,對記者問起得獎牌機會,他們的答覆至少是「會盡力而為」,或是「球是圓的,永遠不可能預測比賽結果」,這類很冠冕堂皇的話,像這樣「沒戲」的答覆,我還是第一次聽到。

奧運選手告訴我,他的世界排名是百多名,另一名也將參賽的加拿大華裔乒乓球的選手,則是排名300多,說這次北京奧運加拿大選手在乒乓球項目上會「沒戲」,不是他特別謙虛,只因為他誠實。

其實也對,北京奧運主辦國中國,自己的國家代表隊高手雲集,尤其是在中國最為擅長的乒乓球項目,要拿獎盃,簡直是「捨我其誰」,也曾在中國國家代表隊,現在代表加拿大參賽的乒乓球奧運選手,最了解中國國家代表的實力,也因此對自己得獎機會,不會存有不實際的幻想。他自己沒有幻想,也不想誤導記者,或是讀者,令我不得不對他如此負責態度,刮目相看。

對於如此坦率、負責的奧運選手,請大家一起為他加油。

看不懂就是宅?

到底什麼是宅?宅不宅又如何?現在是全世界辦公室競相爭辯的熱門話題,連台灣總統馬英九,都被台灣傳媒諷喻成宅男,宅男受到重視的程度,前所未見。

我認為,好像讓大家看不懂的所有行為就是宅,像馬英九,競選時下鄉去long stay是像蔣經國一樣愛民,了解民生疾苦的體現,但現在當選後,面臨很多問題無法解決時,這時他還要再去long stay,就是令人看不懂,到底在搞什麼?(台灣話說,是在變什麼蚊子?)

難道馬英九不知道,一趟到中南部的long stay,需要配置多少保安人力,又知道馬英九要來住的那戶人家,會不會到底去廣播,然後很多鄉親都會跑來看馬英九,給馬英九簽名,馬英九去住的地方,當地官員,會真的將民生疾苦一五一十從實招來?恐怕不會。

諸如此類,讓人民覺得看不懂的政治戲碼,我覺得就是很宅。

以下是台灣的記者一篇暗諷馬英九宅的文章:

 

面對困境 民眾可不要宅男總統
中廣新聞網╱繆宇綸 2008-07-11 05:49

馬英九總統上任到現在將近兩個月,但是內外環境並沒有如選前所期待的「馬上好」,反而出現一個又一個的波折,雖然兩岸週末包機和開放大陸觀光客來台兩項政策支票如期兌現,也順利地解決了因「聯合號」海釣船引發的釣魚台事件,但是股市大跌,考試和監察兩院人事同意權過程充滿曲折,馬總統雖然號稱要當「全民總統」,但目前做到「全民」的地方,倒是全民都對馬總統和劉內閣的表現不滿。6月18號馬總統和國民黨籍立委餐敘,提到媒體稱他是「宅男」,並且對這個稱號做出了說明『各位最近看到我大部分時間都在台北,所以被媒體稱為是「宅男」(笑聲)實際上因為剛到總統府來,有很多需要了解,許多資料需要看,所以花很多時間在這方面。當然啦,這一段時間考試、監察兩院的人事也是我們忙碌的重點,我自己都很難想像,我比我當年,20多年前在第一局當副局長的時候還要忙很多……』

這段被稱為「宅男」的過程,雖然有考監兩院人事同意權的問題,但是從結果來看,這段時間的「宅」,效果似乎不大。眼見國內情勢,尤其是經濟情勢的始終不振,馬總統終於暫時把他過去一直強調的「謹守憲政分際」暫時放在一邊,在7月9號兩度出面對國人信心喊話,首先是在接見全國工業總會代表時,呼籲大家要「共體時艱」『即使要面對這樣的情況,我們應該冷靜、沈著、合理的方式處理,不要慌亂,也不要有任何過度的干預,我相信只要經濟基本體質不錯,我相信等到將來國際情勢好轉之後,應該有機會重新展現我們台灣經濟發展的榮景!』

接著,他在出席天下雜誌的活動時,更表示只要「熱帶氣旋」一來,台灣經濟就可以趁勢而起,這段話聽來有點耳熟,因為過去就有人講過『(如果)我們該做的沒有做,我們反而會變成指責的焦點,同樣地,應該鬆綁的,應該開放的,也應該趁這個時候趕快做好,等待過去政壇常說的「熱帶氣旋」來的時候,能夠趁勢而起……我有這種信心,我覺得我不擔心未來的橫逆,因為這不是第一次,我們不是被嚇大的,我們經歷過很多次這樣的……從兩次石油危機,從亞洲金融風暴,我們都經歷過,別的國家條件不見得比我們好,如果連他們都能度過,我們更能夠度過,有這樣的信心,我相信我們的國家會有希望……』

7月10號總統在接見美國應用材料公司全球總裁史普林特時,更進一步拋出開放12吋晶圓廠前往大陸投資設廠的訊息,期望能帶來更多的信心,果然當天的台北股市雖然三度跌落七千點,但是最後卻以小紅作收『我們目前台灣開放到大陸投資的半導體晶圓是八吋的,因此在這方面我們比較落後,新政府的態度基本上希望能鬆綁跟開放,也就是說只要能符合1996年Wassenaar Arrangement(華生納協定),我們就不會另外加上更多的管制。如果美國政府可以容許英特爾到大陸去,美國又是華生納協定主要的國家,也是最嚴的國家,我相信我們進一步的開放,應該是合理而必要的政策……』

總統府強調,總統會在適當時候發表談話,是總統本來就該做的事情,但是這似乎和總統過去一個多月裡,所強調的「謹守憲政分際」、「退居第二線」有點距離。

其實,馬總統在競選期間便表示,他不會做「消極總統」,也強調依照雙首長制精神,如果總統和國會多數黨是同一政黨,應該朝總統制傾斜,但是從520 到現在,我們看不到一位「積極總統」,反而是看到一位和國會議員與黨中央充滿政治摩擦的總統,以及一位看起來實在有點像是砲灰的行政院長。不會有人懷疑馬總統不是個「好人」,但是作為一個擁有七百多萬民意基礎的總統,民眾對他的期待,應該不只是一個「好人」,不只是一個以「謹守憲政分際」自豪,強調「行憲比修憲重要」的總統,而應該有更多的積極作為。當馬英九作為一個單純的政治人物時,民眾可以容許他是個「不沾鍋」,但如今他成為所有國家資源的最終分配者,還想當「不沾鍋」,恐怕只會繼續被人看成是「宅男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