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chive for 2008 年 08 月

猜猜看,這是什麼活動?

猜猜看,這是什麼活動?請注意每一張照片的提示。第一張維多利亞女王式英國貴婦打扮的來賓,她也是一間中文學校校長。

看到我在拍中文校長,也希望我為他們合照的一群畫家。

有馬英九對僑胞的雙十國慶談話。

有忍不住在大太陽光下打盹的師奶。

還有正忙碌的紅豆餅師奶。

及正用古早味麵線糊現場炮製麵線糊的另一群師奶。

這邊則是有長相可愛的清純辣妹。喂喂,麥克風試驗,怎麼沒有聲音?

猜到了嗎?是今年五味雜陳的台灣文化節。

廣告

急症室

卑詩省各地醫院的急症室,病人輪候時間長經常遭到詬病,也常常因此登上報紙,不過,以記者身分去進行的任何醫院訪問,都不比自己有需要半夜去到急症室實際體驗,要來得真實。

那天晚上大兒子又流鼻血,而且身上起了紅色斑點,我下班後先帶他到附近看小兒科醫生,Dr.Winter看到我如此焦急,建議最好還是去本那比醫院掛急診,在那裏給兒子驗血,確定有沒有其他緊急的血液疾病。

我很快拿着轉診書到本那比醫院急症室,那天急症室人不多,在急症室等候醫生的我,有1小時的時間,只看到一名穿著綠色手術服、留有白髮、不清楚是醫生還是護士的先生,來回各個診間,問病人情況,我還在納悶為何不見醫生時,白髮先生走向我,且表明他是醫生,接着他問孩子的情況,很快確定孩子流鼻血的原因,是鼻腔內的血管容易爆裂,所以反覆流鼻血。

白髮先生問我是否要立即燒灼血管,避免再流鼻血,這時我頻點頭,很慶幸終於找到治療流鼻血的方法。

在等待孩子血液檢查的空檔,醫生見我快失去耐性,他告訴我,急症室就是這樣,視病人生病的嚴重程度,決定先看哪名病人。在不見醫生時,可能醫生去處理其他正在生死關頭的病人問題,不是故意拖延不理。

在有豐富經驗急症醫生的主持下,急症室的等待,看似混亂,其實是有條不紊。

同學會

每次回台灣,幾個要好大學同學兼室友,一定會拉大學教我們新聞採訪及新聞英語多堂課的陳雪雲(右4)老師一起聚餐。老師史丹福碩士畢業後即在台灣師大社教系新聞組任教,後來更取得政大新聞和英國 Sterling大學的雙料博士教學認真,對同學尤其好,即使在我移民12年,她還是像老師也像同學般,感情不變。

當天出席的幾個同學,都是我們新聞組的同學,更是在一起吃飯睡覺的室友,個子最高的王學蘭(右1)是師大崑曲社長,在學生時代已活躍戲曲舞台,雖然沒去當記者,但為人師表的她,多年來仍保持她對崑曲的熱情,現在更是幽蘭樂坊的成員,去年12月才在國軍文藝活動中心的演藝廳舉辦了「三夢.清唱」的音樂會,現在一邊就讀碩士的她,告訴我她的論文題目是「中國經典明代湯顯祖的鉅著牡丹亭英譯本的比較」,難度之深,讓我佩服倒地。學蘭對自己的追求,永遠是那麼認真。

張珍麗(右2) 則是在台北一間雙語小學竹林國小任教,個子小小的她,看起來就像是孩子王,本來在經濟日報也做新聞翻譯,最終不合興趣轉入兒童美語教學行列,她談到教孩子的甘苦談,尤其遇到要求不合理的家長,比我們偶而遇到無厘頭的採訪對象還要更氣。

張海琳(右3)是所有同學,學姐學長當中,唯一生孩子數目超過我的,有4個孩子,在她生完老4時,那時她還任職台灣壹周刊資深編輯,是否很厲害?是她一直鼓勵我,孩子要生,自己的工作也不能放棄,像她後來選擇在家帶孩子,雖然白天孩子上學後也做投資,但投資總不可能每買必賺,日子總不可能比去上班時自由。她說,「放棄了職業婦女的生涯,要重新拾起就很難了。」

海琳現在全家已辦加拿大移民,等了2年多才開始有通知,補交文件,很希望她選擇來到溫哥華附近,而不是她現在考慮房價只需要溫哥華1/3或是更便宜的安省溫莎(windsor)。看來,移民部處理技術移民的速度,並不比從前有任何改善。

這次爬陽明山國家公園的冷水坑

有了上次爬石門山失敗的經驗後,這次再爬陽明山的冷水坑,似乎容易多了。1公里的上山路徑,從冷水坑山下到夢幻湖,竟然不用20分鐘就走完了,路途中遇到許多老人家,腳步快還臉不紅心不喘,還有老人家看到我步履蹣跚,一度想放棄,還為我打氣說,「不要急,慢慢走」,說完便自己快步走去,讓我這等中年師奶感到汗顏。

參觀高鐵站

在台灣停留的最後一天,還是忍住了光搭高鐵玩的衝動,而選擇只是到烏日的地鐵站走走,喝喝咖啡,及買地鐵站廣場的麵包。

上面這張照片已經是我參觀高鐵站結束後,在台鐵新烏日站等車回龍井時,妹妹用手機幫我拍下。

是這樣的,既然在台灣有車可開,高鐵半小時路程來回票價需要約800元台幣,合加幣25元,如何計算都嫌貴,尤其乘上一家4張票(小的不用票)的車費,再加上我所住的地方開車到高鐵都需要40分鐘,如何計算都不划算,只是到最後幾天,我在路上見到奔馳而過黃白車身的台灣高鐵時,又興起一股未能體驗高鐵的遺憾。

本來前思後想,想買一張台中到嘉義的車票,一趟20多分鐘到嘉義,但既然到嘉義,當然也想下車玩,於是上高鐵網站看嘉義有那裡可以玩,沒想到,附近可達的風景點,又是合歡山.劍湖山,這些已經重覆的景點。於是決定,等明年規劃好好再來玩。

還是妹妹提議的好,乾脆帶孩子搭台鐵的區間車到台中高鐵站,如此即使沒坐過高鐵也能感覺一下高鐵的長相,我原來以為,高鐵廣場應該是可以看到高鐵快速飛馳的地方,像是機場可看到飛機起降一樣,結果不是,高鐵軌道在廣場更高一層,所以還是看不到高鐵。

但高鐵廣場並未讓人失望,至少有starbucks,麥當勞,還有提供免費上網的ikari coffee,只是,一杯大杯latte已讓我肚子脹,沒辦法再喝其它。

有一間叫togo的冰淇淋站,外表很吸引人,只是竟然位在需要投票的高鐵乘客區,除非拜託高鐵的站務人員,或是在等候的乘客幫忙拿錢去買,否則只是來參觀的人進不去。這是只參觀不坐車的人,比較可惜的一點。

參觀高鐵站的結論是,原來高鐵站蓋的比桃園機場漂亮多,那天,我回到桃園機場時,也會有像到台中地鐵站時,一般的感動?

我回來了

我回來了,不只是「我回來了」這幾個字那麼簡單。

我回來了,可是應該早我兩天出發的丈夫及兩個大孩子,因為鸚鵡颱風打亂行程,延遲一天出發的班機去到香港,竟已趕不上原來訂好回溫哥華的班機。現在人都還在香港。好在,我丈夫似乎還很滿意國泰航空安排下榻的旅館,Harbor Plaza North Point,說是還附贈豐富早餐,只是,重新確認的機位已到27日。

不好的當然是,本來早回來有鑰匙的是他們,沒鑰匙的我卻先回來,還好英明如我,早已交代住在附近的朋友,各留有一把大門及汽車的鑰匙,所以只需要坐計程車回來找朋友鑰匙即可。

總之,我回來了。

才寫完,收到丈夫的e-mail,他說趁著在香港停留,會帶著兒子及女兒重遊Disney’s Land,好慶祝女兒的生日。

令人髮指

這句同事常用的口頭禪,用在陳水扁承認妻子吳淑珍曾匯鉅款至兒子及媳婦到瑞士銀行帳戶,瑞士政府主動調查是否涉及洗錢一事,雖然恰當,但似乎仍無法描述陳水扁可惡程度的1/10。

在台灣,更多人談到陳水扁,直接說,「陳水扁應該切腹自殺。」不僅台灣的監察院長王建煊這麼說,連前天由民進黨新任黨主席蔡英文出席的民進黨募款晚會,民進黨支持者也是這樣說,「陳水扁應該切腹自殺。」

我認為還是呂秀蓮說的最好,當她對記者說出,「第一家庭真的對不起台灣人民」這句話時,我的內心震動,這句不帶任何謾罵字眼的一句話,卻最能真實反應目前不分藍綠台灣人的想法,第一家庭弊案未停,全家有5人遭到限制出境,創下台灣史上一家被限制出境人數最多,陳水扁即使在秘密帳戶曝光後宣布與妻子吳淑珍退出民進黨,但對民進黨造成的傷害,已經無法彌補。

即使是過去痛恨國民黨黑金,一直到上次選舉都支持民進黨的父親這回都說,「陳水扁真敢死」(台語,意思是陳水扁已無羞恥)這樣的重話,比黑金,民進黨有過之無不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