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chive for 九月 28th, 2008

不能說話的候選人,到底能為選民做些什麼?

聯邦大選開跑後,同一選區候選人捉對廝殺,這廂罵去,那廂罵來,看的選民眼花瞭亂,這是選舉正常現象。當了記者那麼久,採訪過台灣大小選舉新聞,到了加拿大也經歷了5屆聯邦大選,及已忘記幾次的市選,從來沒見過,像現在有些黨派候選人,看到記者怕說錯話,任何一句都要請助理用錄音機錄下的怪事。

記者要錄音,是為防著採訪對象那天打電話來抱怨新聞寫錯,所以錄音作為證據,候選人當然也是可以錄音,但如果連「重覆自己的立場與所代表黨派的立場一致」的幾句話,也要交待助理錄音,或是全場找助理來錄音,這即有點反應過度?

我遇到一名競選期間以不說話,不回電話出名的候選人,我不說是誰了,免得引起紛爭,那天只想問她為何無法參加同區候選人的辯論,以及她對同性戀婚姻及墮胎問題的看法,她告訴我,由於是要接受訪問,她希望找人一起,我以為她請其他有力人士,支持她的觀點,也參加採訪,全場找了一遍,原來她要助理將與記者訪問的內容,全盤錄下。

如果是有爭議的問題,怕出錯錄音也罷,但如果自己只是重申與所屬政黨立場一致,且無搖擺過立場,幾句根本新聞都用不上的話,也要錄音,只是顯示她對記者的不信任而已。回到辦公室,採主打趣問我,下次看到該名候選人,就直接問她「飯吃過沒有?」看她是否也要錄下。

有可能她所代表的政黨希望她對記者要謹言慎行,只是,對於不能說幾句自己想法的候選人,應該不必費事錄下自己的話,不能說幾句話的候選人,又到底能為選民做些什麼?為民喉舌,不能怕說話的。

如果狄安有一半費凱迪的自信和口才…

即使參加婦女團體的示威,費凱迪仍是盛裝以赴,毫不隨便,讓她的背影,和正面一樣有型。

當在場示威人士在主持人一聲令下freeze後,本來在接受採訪淘淘不絕數落哈珀如何令婦女權利後退的費凱迪,也馬上配合freeze起來,一動也不動保持相同姿勢5分鐘,讓傳媒從各個角度拍到不要拍,主持人宣布大家可以解凍後,她才de-freeze。

有時在想,如果黨領狄安能有像費凱迪一樣的自信,或是口才,或者只及她的一半,現在自由黨或許不會處於一路挨打,民意不斷下滑的局面。我問費凱迪,卑詩省自由黨民意尤其下滑厲害,那她要如何挽回選民對自由黨的支持?

費凱迪面不改色的說,她不相信那些民意調查,民意調查的電話打到了誰家?又誰來聽電話,以及這些人到底會不會投票,或是有無投票權,均無從查知。她說她只相信她在選區拜票時,握到手的那些選民,以及所到之處選民告訴她,很怕看到哈珀組多數政府。接著費凱迪又說了,她相信自己會當選,也呼籲選民不一定要選自由黨,支持綠黨黨領Elizabeth May的人就儘管選綠黨,也無所謂,但是,一定不投票給保守黨。

每次見到費凱迪,她的 外表總是充滿自信,答覆問題的聲調也是鏗鏘有力,讓大家相信,投給她的一票,會對她當選產生效果,果然是政壇老將,即使在自由黨民意如此危急時,我也看不到她的慌亂。

採訪結束後,我在想,如果狄安也能像費凱迪這般自信,及有她的口才,可能現在的處境會完全不一樣。

這是全體示威人士一起freeze的照片,都不能笑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