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chive for 十二月 13th, 2008

催眠大法

剛下飛機的第2天,即因為一名採訪對象留言通知,趕了大早去做早上9點30分在市中心聯邦法院的採訪。那天在法庭內精神狀況還好,只是下午結束後開車回辦公室的途中,時差加上大半天在法庭的折騰,讓我幾次精神不濟,必須使用同事在blog寫到的「拍臉提神法」,不使自己在開車途中睡著,儘管如此,開到列治文後經過朋友回台託我管理的豪宅,忍不住取出鑰匙,在他家豪華沙發上,小睡了一下。
第2天又是無聊重覆,同一批人不同法律枝節的聯邦法庭採訪,也是9點半,上午我還能勉強打起精神,誰知道辯論一直持續到中午過後,一點沒有結束跡象,也超出原訂安排的下午1點,法官乾脆放大家去吃中餐,2點再重回法庭,我吃過food court的沙拉吧,不敢吃油膩好避免瞌睡蟲打擾,回法庭前還到Take 5補充了一杯medium小杯咖啡,如此平時應該精神抖擻的我,沒想到進入法庭房間後不久,竟被律師們不知重覆幾次的觀點,不知不覺給催眠,我當然知道法庭不是給睡覺的地方,也知道法官旁有警衛隨時注意法庭動靜,更糟糕的是,那天旁聽席不多不少,只有1名聽眾,也就是記者我,心想如果再不打起精神,說不定當天最大的新聞將是有中文傳媒記者因打瞌睡被驅離法庭,比那些逃犯的下場還要糟。

還好,就在剛好睡著,警衛還沒有動作前,我聽到法官出聲了,通常法官出聲代表一陣辯論已到段落,很可能是法官宣布休庭,果然,法官真的宣布休庭了,才解救了已在庭上睡著的我。

幾乎沒有一次像那天一樣,不等律師們收拾好桌上文件,驅前問幾句,即倉皇恍惚的離開法庭,因為該問的在中午前休息時間,已經問過。

時差加上「歹戲拖棚」式(台語,意思是沒有人要看的戲還一直演下去)的法庭採訪,將是最無敵的催眠大法,有失眠問題的朋友不妨也來試一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