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chive for 2009 年 02 月

新相機

20090225-018

報社終於給我換了新相機,是台Canon G9,1200萬像素的自動相機,就是傻瓜機,但已經比原來我的G6還是G7要好太多。從今天開始,採訪對象都會比以前漂亮或是帥的多了。

拿到新相機後的第一單採訪,是遇到好友兼採訪對象Lawrence Wong,他義務幫淒涼父母鄧前輝及妻子打官司,義行感人,在新相機的襄助之下,好像真的比從前帥了。

20090225-001

 

好喜歡我的新相機。

美不勝收

cypress1

cypress2

這是很會攝影的同事咖啡糖,上周到Cypress Mountain滑雪時,拍下的一組照片,美不勝收,所以開口向咖啡糖要照片,貼在這裡,美化本格版面。

cypress3

cypress4

從cypress mountain遠朓的獅子橋,像是一串珍珠項鍊,與北岸熣燦夜景相互輝映。

如此美不勝收的風景,愈來愈以2010冬奧主辦城市為榮。

Blog滿天飛的時代

這真是一個Blog滿天飛的時代,自己有自己的blog,報社有總blog,我們的Team有Blog,大學同班也有一個班網,然後女兒的老師也為他們的Division 2作了blog,這是個Blog滿天飛的時代,blog愈開愈多,人們卻因為年齡愈來愈大,而記性愈來愈差,會不會那天一早起來,分別都忘了這些Blog,又可能忘了他們的管理密碼,那時,Blog迅即消失無形。

原來,Blog太多,也是一種煩惱。

金融危機愈來愈像真的

本來還自我安慰,這幾年賺的錢,差不多都被3個孩子花光了,真正投入到股票、基金投資的錢,已不像前幾年多,去年金融危機到現在,虧蝕的錢若換算成加幣,可能就是2萬元左右,比起一些親朋好友,主要投資在股票,一虧都是數百萬元,或是上千萬元台幣,真是小兒科,那時也感謝自己多生孩子,才減低了金融危機帶來的衝擊。

不過,危機一波接一波,金融危機愈來愈像是真的,今天來跟我收錢的車險小姐May說,她也受影響,買新車的人減少很多,而且一些每天固定繳車險的客人,也會因為有親友在賣車險,所以不再跟她續保,我們目前受到影響是公司不提供晚上飯盒,但還有麵包可以吃,接下來呢?誰都沒把握。

看來,金融危機愈來愈像是真的。

打電話問賴昌星是否還活著

每天一張開眼,從打開自己e-mail開始,各種千奇百怪的事情就會接著發生。領導將一則中國內地,說賴昌星已在加拿大發生車禍死亡,且還因此發生槍戰的新聞,轉寄了給我,那則新聞自己已說,根據加拿大的記者向賴昌星求證,發現完全是假的,是則造假新聞。

覺得好笑之餘,又覺得有義務打電話問一下賴昌星是否還活著,我一開始不知該怎麼問,就說「賴先生有聽說車禍及槍戰」的事嗎?他聽不懂,請我再說一次,我只好說,「內地有新聞說你已經發生車禍死了?」

他說,「哦,那件新聞,昨日聽說了,我沒死,否則怎麼在這裡接電話。」我也知道,我問他,工作找了怎麼樣,他說,找了幾個,但還未最後決定,有決定再通知我去採訪。

我們的工作是否很有趣,居然還要打電話去問本人,是否還活著。也虧我什麼問題都問的出來。

豆花西施

常常覺得台灣的新聞比溫哥華要有趣太多了,在這裡上那兒去找長相酷似林嘉欣的豆花西施,再看記者採訪那幾個吃豆花的客人,他們很誠實點頭說是,是為了豆花西施漂亮才來的,他們靦腆害羞的樣子,在這裡,好像也是找不到的。

那個主播是比我早兩年進新聞界的同業,本人不推荐。

不能寫的新聞

20090205-060

這是美國來的呼吸瑜珈老師李宜靜示範動作,請不要與中領館外的法輪功成員混淆。

這個「記者會」,被認識的友報朋友以「記者會」名義找去,與一般有椅子的記者會不同,我一到現場,所以的人已經躺下,而且有氣質的老師堅持要躺下來,試做呼吸瑜珈的動作,才有辦法體會咖吸瑜珈的好處,才能寫的出來。

而邀我參加,我很難婉拒的Janice,則是從躺著的眾多身體當中發出聲音,「victoria是妳嗎?」,嚇了我一跳,友報的Margaret,則是一身瑜珈裝扮躺在我旁邊。

看來,只有我不知道今天的記者會是記者試做呼吸瑜珈課程,既來之則安之,穿著牛仔褲的我,終於也跟著躺下,那天還感冒的情況下,做到一半,我的喉嚨一直癢起來,忍不住的咳了好幾下,老師很體貼說,可能側躺會好一點。於是跟著老師的口令呼吸,5分鐘後,開始注意到自己的呼吸,且慢慢進入情況,不再那麼茫然。

這樣的新聞,有點太副刊,且商業,是一則不能寫的新聞,不過,那天的感覺是不錯的,第一次注意到自己的呼吸也可以這麼認真。

3個帥哥的合照

derek2

 不經意的情況下,從妹妹給我的e-mail裡,找到這張小兒子與兩個表哥(後面大的是逸民,旁邊小的是逸宏)的合照,看他們3個人在一起,多麼得意!這是2005年2月拍的一組照片,一轉眼,Derek已經要唸幼稚園了,上周辦他到學校報名,下周還要帶他去接受ESL assessment,Derek真是長大了。

derek1

那時的Derek,總是隨便給我穿上溫暖厚重的衣服,圍巾也不介意,現在,他已有自己的主見,不肯隨便穿我要他穿的衣服,抱著他的是表哥逸宏,逸宏也是長大了,比照片裡的人更帥了。

在blog上開同學會

前天一個署名Kimmy的留言,帶來了20年不見老同學的消息,原來我之前寫的一篇,以我的中文名為題的文章,吸引了注意,老同學是林舜華,師大社教系圖書館組,是香港到台灣唸書的僑生,我好像但也不太確定曾與她一起同寢室,舜華知道了,一定要罵我。

當初開了blog,只是為了紀錄平時一些新聞及生活,未能見報的那種瑣事,給自己留作紀錄,也跟孩子作交流,之前還比較認真告訴別人有blog的事,後來事情太忙,也懶的跟別人提,但我就沒想到,blog令我找回了大學年輕的記憶,還有,許久許久不見的老同學們。

我是轉系生,大一時未跟那時還沒有分組的社教系同學同一班,本來跟一些不同組的同學,例如我是英文輔系新聞組,但舜華是圖書館組又國文輔系,幾乎沒有什麼課一起上,大家的記憶就是在宿室裡穿短褲,洗衣服,摘下隱形眼鏡,每個人鼻樑上掛著厚厚近視眼鏡的模樣。

但儘管如此,我的同學還是記得我在失戀時,一把鼻涕一把眼淚,從床上將衛生紙一張一張往下拋的任性模樣,我們的床建在書桌上方,每個人一格,一共一間房屋有6人一起住。

現在的我,已不像20年前那般愛哭及愛流鼻涕(後來我在新光醫院做了切鼻息肉手術,效果很不錯),當年的那個,同學說的傻大姐甜姐兒,只有傻字仍在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