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chive for 2009 年 09 月

賴昌星與SFU歷史系學生的對話

20090929 125

昨日賴昌星成了SFU歷史系有關中國改革開放的教材。學生開心的與他合照。

20090929 116

右邊的是周杰榮教授。左邊的是賴昌星。如果還有人不認識他的話,他是遠華案走私大案首腦。居住在溫哥華。

20090929 121

女學生索取賴的簽名。

廣告

難伺候

對記者來說,編輯像是難伺候的公婆。千方百計與採訪對象好說歹說才取得有採訪對象臉的照片,他們卻寧可選擇,閉著眼著都可以拍到,幾百張臉的群眾照。幾次下來,到底還不要花時間請人讓我拍,實在搞不懂。

最誇張的是,幾乎已連續試過3次,他們只要黑壓壓的群眾照片,不要任何一張採訪對象有臉,或是小朋友跳民族舞的照片,真氣煞!

同一張版,裡面有兩張不同新聞都是觀眾席的照片,參加中秋節及參加健康座談的人看起來並無分別,但他們的心情卻截然不同,一個是看表演,一個是看台上醫生致詞。

牢騷太多了。

阿姨帶來的故鄉美味

20090925 053

早上7點半準備出門給孩子買現做三明治,電話響起,在附近親戚家小住的小阿姨一清早已炒好油飯,要我帶飯盒去裝給孩子當中餐吃。

小阿姨煮的油飯,完全得自外婆真傳,是那種台灣才有的古早味,照片裡的糥米,晶瑩剔透,每顆都因為浸足醬汁而呈現金黃,米身軟硬剛好,表面米粒完整但又分不開,好久都沒吃到如此美味的油飯。媽媽也煮一手好吃的油飯,小阿姨的廚藝更讓我驚喜。

20090925 057

阿姨很快盛了一碗油飯給我當早餐,以前我的早餐只是這樣?桌上早已準備好,包括生菜沙拉及水果在內的完美早餐,真希望小阿姨長年在此定居,而非只是匆匆來玩。

20090925 003

其實小阿姨剛下飛機的第二天晚上,即在家裡煮了芋頭米粉湯,也是故鄉美味,芋頭也是由台灣帶來,厲害吧?誰會想到從台灣帶芋頭。芋頭米粉湯可是溫哥華找不到的美食,在台灣的鄉下,每個媽媽或是奶奶,都會用簡單的材料煮成讓一家人都能飽肚的美食。正要舀米粉的是小姨丈的妹妹,是這間豪宅的主人阿珠姑姑,如果不是她邀請,這次小阿姨和姨丈也不會千里迢迢來溫哥華玩,當然也就不會有油飯及米粉。

20090925 044

這就是我的小阿姨。

20090925 058

 左邊的則是與小阿姨同行的麗卿小姐,是姨丈的妹妹。她也是能幹又賢慧。

不想採訪的時候

認識我的人,不管在任何場合見到我,一定都會先想,victoria來採訪了,但也有,明明不用採訪,但為了博大家開心就假裝採訪的時候。

20090913 286

這天,真的是以媽媽的身份,去買幾包義美的冷凍食品及蛋糕,還有維他奶,Sylvia開的全盛行,其實就在我開車必經的地方,知道他們有義賣,而且都是孩子愛吃的食物,所以就欣然前往。

Sylvia見到我,二話不說請所有工作人員排成一列,方便我拍大合照,也不管我是不是在工作或是採訪。

Sylvia是大辣辣的熱心朋友,每次被她見到,想只純粹買東西,不採訪都難。

台大開學校長談話的台下

students

台大校長李嗣涔苦口婆心的在台上,請同學們不要晚上熬夜上網,早上起不來,要早睡早起,看看台下同學,整排睡的東倒西歪,沒有一個是醒的。

很贊同校長說的一句話,「與其夢想拯救全世界,不如回家幫媽媽洗碗」,多好的一句話,給時下那些不幫媽媽洗碗的學生們,說的太好了。

我自己也不幫媽媽洗碗,但等到自己當媽,發現自己孩子也不幫忙洗碗時,已經太遲。

扁案宣判

不可能毫無遺漏的去看每一篇扁涉案的新聞,但無論如何總也知道台灣時間周五即是宣判的大日子。

早上起來不看自家報紙,不看自己的blog,先看台灣新聞,扁珍被判無期徒刑,知道這個結果,不能說訝異,沒有高興,只是難過。

難過的不是他們被判重刑,而是有人辜負台灣人民的負託,難過的是,他們汲汲營營選舉,其實是想榨乾所有可能的利益,那些原本可以用來救助台灣貧苦,建設道路,發展新藥,或是建遊樂園讓小朋友免費任玩的錢,什麼錢都吃得下,那一家人。

臭豆腐淋蝦醬?有沒有搞錯

真可惜,沒有拍下這盤可怕臭豆腐。

是我昨天在台灣文化節開幕採訪完,去買的一盤臭豆腐,我因為討厭排隊,所以那裡沒排隊就往那裡買,於是墜入蝦醬臭豆腐的陷阱。

話說,這攤都沒有人排,是在新彊羊肉串旁邊,小姐在炸好豆腐後,小心翼翼的澆上黑色的醬汁,我以為是新口味,芝蔴醬臭豆腐,本來並不以為意。一盤4元,不便宜哦!

然後啊,可怕的事發生了,那黑色的醬,居然有一股腥臭味道,我以為是羊肉汁什麼的,後來再嚐,終於確定這是蝦醬,臭豆腐還不夠臭,需要蝦醬才提升臭味?

我小心翼翼的將蝦醬部分去掉,再吃豆腐的部分,就這樣,很勉強把豆腐吃完,泡菜的部分,更是酸至難以下嚥,當場想要喊救人。

很奇怪,從此以後,我渾身都是蝦醬的臭味,我檢查了外套,沒有沾到蝦醬啊,我開車到佛堂,先到洗手間去漱口及洗手,順便把懷疑沾到蝦醬的頭髮部分都清洗了一下,但是,臭味始終留連不去。好可怕。

到下單採訪時,赫然發現,原來是自己低頭才能看得到的胸前上衣部分,留了一大陀的蝦醬,顯然是我在清蝦醬時不小心被滴到,由於最接近鼻子,所以臭到不行,但由於頭要很低才能看見,又在第一時間沒發現。

趕快再衝到洗手間猛洗上衣被蝦醬塗黑的部分,蝦醬臭味才慢慢散去。

我看,去文化節,千萬要注意,臭豆腐是否淋了蝦醬。

vc0906b6

文化節的紅豆餅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