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chive for 2010 年 07 月

MSN與Hotmail結合了

早應該這樣了,像gmail與chat一樣,在同一個版上,不知有多方便。

如此,我應該有多點時間在msn上了,只是,好像太久沒在這裡流連,朋友都生疏了,有些永遠亮燈的朋友,我已忘了他們是誰。

廣告

原來我只愛喜劇裡的言承旭

上周因為看到一則香港瘋狂師奶追言承旭還踩踏跌倒的新聞,不知言承旭到底有何魅力,所以就看了一下他與ella主演的就想賴著你。

沒想到,一發不可收拾,我完全為他在劇裡所演的律師項羽平所著迷,三天之內就看完16集。是最近一年看過最好的偶像劇。

言承旭以F4成名時,我已移民到加拿大,從沒有聽過他唱過完整一首歌,也沒看流星花園,偶而看過一集的白色巨塔,也不認為他像醫生。
但這次的喜劇,卻讓我發覺,原來言承旭很會演戲,那個外表冷酷且帥,內心害羞的律師,彷彿就像在演他自己,一點也不做作。
看完了這齣,感覺不過癮,又看了他在康熙的訪問,全民最大黨的特別節目,我女兒都說,我好像中毒了。原來那些師奶的瘋狂,也是有其道理的。
不過,昨日本來想看他另一齣戲心星的淚光,才看了第一集,又是車禍,又是女主角得怪病,這種悲情的劇碼,我沒興趣了,畢竟,我只喜歡喜劇裡的言承旭。

第一次出庭

過去十幾年,秉著正直,不想惹事的個性,被警察開的違規罰單,總是乖乖照繳,從不囉嗦。直到半年多前,一張被女警攔下,說我跟車太近,給我一張罰單的同時,還嚴厲的說我,沒想到我開了10多年的車,還像一個從未開過車的新手。

我沒有詞彙可以與她對話,但心裡就是不服,尤其再加上之前那次罰單,我已經累積到要多加車子保費300元的那個違規等級,無論如何,先去dispute(上訴)拖延一下程序,怎麼也好。

前天我去出庭,看到女警來叫名字,我心想慘了,既然她出庭,我差不多已無勝訴希望,她還兩次提醒我,是要認罪但要求減罰款,或是不認罪,要求法官判決。
我很清楚自己就是不想多這次違規,所以當然不能認罪,對我來說,減罰款無濟於事,我仍要多付300元保費及罰款100多元,加幣400多元,台幣1萬多。
很快開庭了,之前減罰款的人,都被法官訓了一頓,還要說明學了什麼教訓,超尷尬。
至於我呢,則是不認罪,法官說,是不是現在就要開始審理,do you agree to proceed with trail right now?
我一時聽不明白,多問了一遍,然後我就答是。
心裡還要想要如何辯解時,這時,女警說,這個案件沒有證據,即只有她紀錄的內容,但沒有證據,法官說,既然沒有證據,這次罰單就直接作廢了(the case is dismissed)。
哈里路亞,哈里路亞,哈里路亞,我的堅持救了我400多元的罰單損失。好樂。

暑假才過一半

暑假在家裡碎碎念,才發現,所有媽媽的嘮叨真的都是出自不得已。

第一遍叫他們時,他們因為在吵嘴,聽不到,所以妳只好再說一遍。說第二遍時,孩子很可能因為中文太差,不明白,所以妳只好中英文再說一遍。至於第三遍,那是因為他不同意妳叫他做的事,無動於衷,妳只好再說一遍。凡事說三遍,我自己都厭惡這種嘮叨。

其實,我比母親更嘮叨,我母親每天忙著要給父親一家十幾口人(連父親在內有10個兄弟姐妹,祖父,祖母,以及幫我家做事的長工叔叔,還有4個孩子),已經累到無法嘮叨,現在我常常買現成的晚餐,至少有做晚飯的時間,可以來嘮叨。

孩子們已經每天晚上2點才上床,中午午飯時間都還沒有起床,其實,我很擔心他們早起,因為又要開始我嘮叨的一天。

本那比山看到的煙花好遙遠

不想帶孩子去英吉利灣人擠人,就想說不定在家後面的Burnaby Mountain也能看到一些。

剛上山時很得意,看警察加強執行安全,知道自己來的不早不晚,剛好有停車位,再等也是半小時,小孩在山坡跑來跑去,直認為來對了地方。確實也有很多人在這裡等著煙花開放。

誰知道煙花一開演後,才發現又遙遠又無聲音,音樂無法傳到本那比山,一點都不精彩,相機雖然已調好煙花功能,但可能太遠也拍不出所以然。只好放這張剛到山上時拍的夜景,交代一下,要看煙花千萬不用去本那比出。可能要好好規劃一下到市中心看煙花了,不能偷懶,否則看不到光彩奪目的煙花。

溫哥華也有台中太陽堂的太陽餅

在台北看到台中太陽堂的月餅,已夠令從小在台中長大的我感動,更別說,來到距離好幾千里,太平洋彼岸的溫哥華,東一街,的大統華,還能看到正港(台語,真正)從台中來的太陽堂太陽餅,因此,不拍照,推廣,就不配稱為台中人了。

剛看到包裝時,我還在想,是大統華麵包店的太陽餅換了包裝,但 那麼費事換上,封面有台中公園的照片,也是不可思議,後來整盒拿起來端詳,不得了,居然發現至寶。是台中太陽堂的太陽餅。

雖然我知道太陽堂也有好幾家,但能夠清楚註明在台中市的住址,不管是那一家,已讓我很滿足。

一包有7個才5.49元,有原味及蜂蜜兩種口味。

這是在演話劇嗎?

這張照片今天在Central Park步行時拍的,很好笑。那時我完全不知道女兒在按快門。

這張大家有笑容,之前雖然對於應該如何搭肩有意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