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chive for 2010 年 09 月

友報R君的秘密武器

今天去採訪,看到友報R君投資了新器材,應該是的數位Kodak Zx3錄影機,像iphone大小的機器就架在一根長長的拐杖上,像極了高科技拐杖。

R君說,這個錄影機好處多多,同時可以拍影片,錄聲音,而且畫質佳,他以後不用作筆記,也不用拿錄音筆,只要一機在手,可錄影片再擷取要用的照片,就好了。

哇,看到友報同業如此精進設備,不免心慌慌,我們面對的競爭又多了一項。

廣告

郵輪賞月

這是在M.V. Britannia郵輪上拍到的風景。沒有月亮,其實昨日已經是8月17,天氣又不好,期待什麼呢?

難得老大也跟著我們糾團參加(結團參加),一定要拍照留念。

去碼頭路上看到了這批很真的母子馬。

一群孩子在船上像在家裡一樣胡鬧。

父後七日來溫哥華參展

同事給了我父後七日的DVD,今天趁著孩子上學,我又放假的早上,得空看完這部在台灣引起迴響的電影。

電影根據林榮三文學獎散文獎改編,作家是劉梓潔,劉梓潔不僅大學與我同學校同科系,師大社教系,電影裡主角阿梅唸的還是台中女中,那身綠衣黑裙是我們共同的記憶。幾年前回到台中家裡,媽媽還讓我看高中三年級才買的制服,現在還燙平的躺在櫃子裡。在那個時代,家裡有人穿上女中制服,是全家的驕傲。

是一部貼近台灣人生活經驗的好電影,裡面的場景,我們從小看到大。一點都不陌生。

傷風、作業與中秋 

今年中秋一點味道都沒有,連過節月餅市況的新聞還連續出動了兩次,才馬虎完成。甚至想一氣之下不做了,因為年年都做月餅,十多年下來,已想不出新角度。

孩子上學後一個個發燒又好,輪到不太發燒的我,竟也開始鼻塞及咳嗽,還好不嚴重,仍然早起送孩子,上班過日子。

沒心情看月亮的另外一個原因,就是中學裡11年級中文課作業多,昨晚才捨睡陪兒子 寫作業到快兩點,苦到極點。有告訴大家,中學裡中文老師是金髮白人,教的則是清一色華人或亞洲人嗎?這是個什麼世界?

難怪跟我一樣有高中孩子的同事Elizabeth總是說,「要回家開工了」。開工是廣東話上班的意思,回家其實是投入更不知何時可結束的苦差。苦到無邊。

也是一九四九

今天在中文學校與來幫忙的義工Jenny,有時間聊了一會,她在一九四九年出生,背後也有一個屬於自己一九四九的故事。

Jenny說,當時做建築師的父親,在她出生前的一九四八年,即覺得局勢不對,自己先經香港再去了台灣,準備安定後才接住在上海的全家人到台灣。

過了一年,父親託人帶信要母親先帶Jenny的大哥先到台灣,擔心當時才22歲的媽媽,一人無法帶3個孩子上路,也以為還會有機會再回去帶另外兩個孩子,但後來路斷了,Jenny和二哥就在上海多待了10年,父母終於在1959年歷經千辛萬苦,透過黑市偷渡,有人帶著Jenny和二哥,先搭火車到廣州,再趁天黑搭小船到香港,到台灣與父母相會。

我說,至少在那個大時代裡,Jenny家算幸運的,至少一家相隔10年等到團圓,應是沒有遺憾的。

Jenny說,事情不是這樣的。她的父親一直到終老,想念著在上海未能接出來住的大媽,及他與大媽生的6個子女,雖然手頭一有錢即想方設法將錢匯回上海給大媽一家用,但很遺憾的是,直到父親在78歲過世,他都沒機會等到台灣開放大陸探親,沒機會見到大媽及6個孩子一面。

Jenny記得,到了晚年的父親,總是手裡帶著一條大手帕,想念著在大陸的妻子及子女,眼淚就花花啦的下,不斷的以大手帕拭去眼淚。

那個時代,誰沒有遺憾?

學校來電

cell phone顯示懷疑是學校打來的電話,不管正在打什麼重要電話,一律先切掉,接學校電話再說。

今天中午本來給自己很充裕時間,慢慢開車要到溫哥華日本領事館前作保釣抗議採訪,這時電話來了,小學Derek的老師Angela打電話說,Derek說在上午休息時間,已吃完午餐,中午沒有東西吃,而且肚子又餓了,於是,我只好折回,花了20分鐘時間,沿路買好麥當勞kid’s burger,果汁,回到學校找人。

教室找不到人,又在操場、遊戲場上找了一會,終於見到正要爬上溜滑梯的弟弟,叫了半天不回應,只好上前去拉他的腳,他才知道,我來送漢堡了。

我問他是不是很餓,他說不是特別餓,對於我要他先回教室吃完漢堡,他還一付很掃興,無法繼續玩,很可惜的樣子。

原來,早上休息時間吃了chicken wrap的 Derek,真的不太餓。害我浪費了40多分鐘在路上。

這樣的學校來電還不是最慘的,我妹妹一次接到兒子小學老師打電話,瘋狂的打電話,她以為發生了什麼事,結果是孩子在學校玩時踩到了狗屎,老師通知家長,要帶鞋子去換,因為老師不敢處理。

氣質美女小提琴家

今天有機會在VMO pre-concert 的reception,見到日本美女小提琴家松本蘭,她擁有日本小姐選美亞軍及日本和服小姐選美冠軍兩大頭銜。 本來就美的松本蘭,拉提琴時全神投入的模樣,散發出一般美女難有的高貴氣質。


在她背後擔任鋼琴伴奏的是VMO指揮謝建得。

總算拍到一張兩隻眼睛睜張的照片。

謝建得創立VMO 8年了,樂團人數從一開始的10幾人,成長至40多人,很不容易。

有松本蘭表演的音樂會就在9月12日。俊男及美女的音樂會,會有什麼火花呢?好期待。

附上VMO音樂會的資訊如下:

溫哥華大都會管絃樂團(Vancouver Metropolitan Orchestra,簡稱VMO)將於9月12日舉辦成立八周年的年度音樂會,曲目以莫札特和貝多芬作品為主軸,創團指揮家謝建得將率領日、韓、華等多位年輕音樂家,帶給本地樂迷一場音樂盛宴。
參與演出的音樂家包括日裔小提琴家Ran Matsumoto、韓裔大提琴家Luke Kim及鋼琴家Amy Lee,Trio Soloists演奏家將與大都會樂團聯彈貝多芬的三重協奏曲。大都會樂團駐團作曲家Alain Maynard將有年度新作發表。此次特邀日本知名小提琴家松本蘭演出,她不僅琴藝傑出,並擁有日本小姐選美亞軍及日本和服小姐選美冠軍兩大頭銜。
音樂會將於9月12日下午2時,在本拿比Michael J. Fox Theatre舉行。樂迷可於下午1時入場,音樂家Kemuel Wong將於1時15分做樂曲導聆(pre-concert talk)。
門票已開始發售,每張25元,收入用於資助本地年輕音樂家。購票可電洽大都會樂團專線604-876-9397,或電郵:tickets@vmocanada.com,亦可親至Tom Lee列治文音樂中心或城中區辦公室2416 Main Street洽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