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chive for 二月 18th, 2011

悲傷的歷史

妹妹說之前訂的一本雜誌Chatelaine寄來了,我問她好看嗎,她說,「是適合妳這種歐巴桑看的」。

我想有那麼慘嗎?我是說,我已經是歐巴桑了嗎?在台灣我們稱年紀大的師奶叫歐巴桑,我自認雖然是師奶,但還不到歐巴桑的階段。

於是我向妹妹解釋了一下,歐巴桑的用法,也希望以後別直接叫身邊的阿姨歐巴桑。我說,歐巴桑是日文,妹妹不解,台灣為何會用日文,我就解釋了,妳的外公外婆彼此互稱也是用日文名字,像優希,或豆Key(我媽媽的日本名),妹妹更糊塗了,那為何大家都用日本名?

我說,以前有一段時間,台灣成了日本的殖民地,她說是Colony嗎?是的。妹妹這下更生氣了,她說,這麼重要的歷史,妳怎麼不告訴我。

那種生氣,我感覺得出來,是不忍心見到父母來自的台灣,這個家庭的故鄉曾被日本統治或殖民,即使在很多年之後,都讓人感到悲傷的歷史。

妹妹每次去台灣,看到那些作日本公主打扮的台灣年輕女生,本來就覺得是異類,現在,她似乎更明白了,箇中的原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