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chive for 2011 年 03 月

好香港的早上

早起採訪,又不能回家,只好找一間港式茶餐廳,吃一頓豐富的早餐。這是在列治文的麗都,停車位超小的那間,其實剛走進去,小姐說裡面大桌有位置,意思就是要與人併桌,我就已經開始後悔,好久沒跟人併桌,有點害羞說。

當我還在找不到該併那裡時,就看到同桌人士每人一張臭臉,實在併不下去,我還往沙發座找,想說看那個客人看起來比較友善,再去問他們是否可以併桌,甚至想準備趁小姐不注意時走人。

但原來小姐早已火速排好我的碗筷,只好,算了,既來之即安之。

同事Eric說了,這才像香港啊,人擠人,同桌吃早餐,不與彼此說話,甚至會狠狠瞪妳,但他說,這時不要害怕,要狠狠的瞪回去,這才是香港精神。

廣告

女兒的書籤

昨日女兒向我展示了這枚書籤,而且很得意的告訴我,是她自己做的。

她說用了阿姨上次包裝牛軋糖的台灣Starbucks紙袋,剪了一小部分,加上上次用剩的棉線,就成了這枚帶有春天色彩的花花書籤,春天真的到了。

很奇怪,台灣就連starbucks的袋子,都比這裡熱情。奔放的多。

Bed Time Stories

時代變了,床邊故事已不時興「安徒生童話」,或是「白 雪公主」,而是面目猙獰的毒蛇猛獸,不僅無法在睡前「安定神經」,而是可能有發惡夢的效果。

可我小兒子可不管,才六歲的他,早已經是毒蛇猛獸的小小專家,玩「蛇名接龍」,可以唸出二十多種不同的毒蛇名稱,我則只會Anaconda, Boa Constrictor,這幾個基本的蛇。

有時我只好自己創造,Green Snake, Red Snakd, White Snake.,當然都過不了關。

兒子喜歡毒蛇猛獸的情況,有變本加厲的趨勢,連從學校借回來的書,也都是毒蜘蛛,毒海蛭這類,有時還借回一些史上動物,光唸名稱已讓舌頭打結。

就連床邊故事,他也要唸這些毒蛇猛獸,我只好唸著這些生物百科,哄他入睡。國家地理雜誌的兒童版,算是最容易唸的了,而照片裡的「鳥蛛」,一種巨形蜘蛛,則是孩子的最愛。

把花留給姐姐

昨日當白老鼠去試吃了downtown Denman Street新開的拉麵,我和弟弟在試吃組,其他三人則在隔壁老店金太郎去同大家一起排隊。

新店新氣象,隨著拉麵送上來的還有一朵可愛小花,不久前才與姐姐吵架,面目猙獰,咬牙切齒的弟弟,居然換了張臉,他說,「i like to save this flower to姐姐」。

多麼可愛的手足情深。他小心翼翼的護著小花,一手抓著我的iphone玩game,一手拿著花,跟著我去麥當勞買咖啡。

我帶著他去上廁所,他還一直提醒,「不要讓小花掉進馬桶」。

就這麼,等到在其他間日本拉麵吃麵的姐姐吃完麵,將花送給了姐姐。

英文版的三民主義

同事去記者會帶回來兩本三民主義,是主辦單位贈送的紀念品,就像以前也有記者會會送記者毛語錄,或是慈濟上人的靜思語一樣。

除了中文版,還有英文版的三民主義,太神奇了。

每本書上都附上一張DVD,這張英文版的DVD寫著SAN MIN CHU I,保證老外看了一定不明白所指為何。

同事當中不少對辛亥革命的歷史感到興趣,看到這本英文版的三民主義,大家爭相借閱,國父如果知道了,一定很欣慰。

三民主義在台灣,曾是一門高中生必修的課,大學聯考都還列為必考,後來到大學就讀,還有一整年國父思想的課,我忘記有沒有學分,但當時是師大學生的必修課。

第一學期,我修了超高分95分,第二學因為蹺課太多,又心不在焉,險些被當掉,老師給了等於不及格的60分。

我們的老師,就是寫國父思想那本書的林有土老師。老師大概受不了學生沒看他嘔心瀝血完成的鉅作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