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chive for 2011 年 07 月

新出爐的文章

JUL

26

紙條

July 26, 2011 | Leave a Comment

張伶銖

我不是什麼加中問題專家,也對中國法律不甚了解,現在只想說說,過去十一年追訪賴昌星,頭尾兩次剛好與「紙條」有關的經驗。

賴不是一般人,常常有驚人之舉。

2000年他在加拿大的行蹤敗露,與妻子曾明娜被逮捕時,我即奉命追訪賴的新聞。知道賴被逮捕時,他人已在監獄,一時追訪無門,只好「死馬當活馬醫」,到監獄櫃台去送了張紙條,裏面就只是以中文大字寫着:「賴先生你好,我是明報張伶銖,請打電話給我。」然後就附上了電話號碼。

這個紙條的動作,只是盡盡人事,完全沒想過賴收到紙條的機會有多大。

才回到華埠的辦公室,我的手機響起,電話那端說:「張小姐,我姓賴。」

由於完全沒準備,話質又不清楚,我於是問:「你是哪個賴先生?」

電話那端又說了:「我是賴昌星,你不是叫我打電話給你嗎?」

這時,我才如大夢初醒,終於反應過來,連忙說:「是的,是的,是我要找你。」

這是首次聽到賴昌星沙啞、帶廈門口音的普通話,自那時開始,賴無數次被抓被放,案件在難民局,或去聯邦法院,我都一路跟隨,這樣也居然過了十年。

兩周前,賴昌星又被逮捕,難民局審理是否繼續拘留時,我又見到了賴,由於我手機換了新號碼,也擔心以後又要在新聞上與他糾纏,我於是又故技重施,在法庭上寫了一張紙條,交到他手上。他拿了去,且告訴我已記住了號碼,欲將紙條還我。

後來這張紙條被收走,電話部分還被CBSA作了調查,確定我不是什麼賴的友人或是大圈幫的朋友。

上周三看見賴時,他已不再重複那些被迫害、會被判死的話了,問他擔不擔心被遣返,他只是說了一句「擔心又有何用?」

這是最後一次見到他了。

以後,大概不會再接到他打來的電話了

廣告

以後再也接不到賴昌星的電話了

他是追的最久的一條新聞,他是賴昌星。

 

他昨日被遣返回中國,開始覺得有點不習慣。

 

至少他對記者是nice的,雖然說的話真實性無法查證,但至少他一般不閃躲。

 

其實,他應該知道遣返是早晚的事,但能夠拖延12年,可能他自己都想不到吧。

 

放一張2006年世報採訪主任何元2006年拍的照片,跟老賴說拜拜吧!

 

 

Derek’s summer afternoon

Derek上周末去了Shaun的家裡玩。玩樹屋,玩足球,兩人也聊天,大人則忙著在一旁說大人的事,完全沒去注意他們在談些什麼。

這樣的下午就最容易打發了。

 

Shaun的父親Dan給孩子蓋了一間高高的木屋,很像樹屋。

Shaun的哥哥Mason十五歲了,在學校打冰上曲棍球,很會與小孩踢球。

Mason是從Winnipeg來探望Shaun一家的,原來他與Shaun是不同母親所生,但兄弟感情仍然好。

是不是別人的孩子,或是別人的哥哥都比較好?我家老大如果能與小的經常踢球,進行一些正當娛樂,不知有多好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