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chive for 2013 年 03 月

繁花似錦的季節

253720_10200238906509005_1528461690_n

很快又到了溫哥華四季當中,風景最美的春天。

 

Hotel Vancouver前的李樹花已經綻放,美麗極了。

 

我家前面不遠的那排櫻花樹,下周也該盛開了。

廣告

來電不接

現在的人,愈來愈少打電話,於是也會愈來愈不想接電話,看到電話,漏接,不想接,不想看的人很多。

我就是其中之一,而且,本來最愛講電話的我,現在也突然有點不想講電話,而且,覺得自己的聲音「年輕到不符合師奶的年齡」,想調整聲音,但發現原來聲音只能調整大小,卻無法改變音調。

好了,碎碎念至此,其實只是為我的部落格灌水加文章而已。

 

感謝耐心閱讀。

含苞待放

含苞待放

一直有預感,覺得附近的櫻花本周會綻開,開在路上一直東張西望,還未看到全部綻放的,一路上只看到滿滿是待放花苞的櫻花樹。
大家可能會誤會,以為櫻桃樹開的花即是櫻花,而櫻花樹也會結櫻桃,但其實不是。櫻桃樹會開的花是櫻桃花,白色的,沒啥看頭,會開櫻花的櫻花樹則是沒有結櫻桃。
只是,明天天氣還會下降到溫度,待放的櫻花苞,不知會不會被凍壞?

記者眼(好懶惰喔,直接貼自己寫的記者眼文章)

MAR

19

張伶銖

不久前因為一些原因,有機會坐在省級法院的交通違規庭上,聽取市民如何上訴交通罰單。

當天主審法官是一名資深印裔法官,他說話清晰且慢條斯理,對每個人提出的上訴理由均耐心聆聽,態度友善。例如有市民說,因要接送患癌的母親,又突然接到女兒從學校來電,忙得焦頭爛額才讓她分心,未注意到紅燈;也有市民說最近工作不穩定,無錢繳罰單,希望能獲得減免,一般只要在合情合理範圍之內,法官均表現出通融,分別給予減罰單,又或者同意延期繳交。

接著一位需要翻譯的移民上庭,他先說事情發生太久,記憶有些模糊,但他清楚記得自己是在黃燈的情況下進入路口,未闖紅燈。於是在場警察拿一張路口紅燈已亮的照片,詢問他知不知道這是什麼顏色的燈,他說,怎麼看都是黃燈。

警察還在黑板上畫圖示意,指交通燈號標誌最上排的燈號,問市民「這是什麼顏色的燈」?(全世界的交通燈由上而下都是以紅、黃、綠的順序排列,最上一個即是紅燈),但不管如何追問,市民均不肯說那是紅燈,最後乾脆說他不知道。

於是市民堅持說那是黃燈,但警察則說那是紅燈,最後將照片交給法官裁決,法官判市民違規,需要付全額罰款。法官說,市民先說自己對當時情況記憶模糊,又無法提出支持論點的證據,連交通燈的紅黃綠順序都不肯交代,讓人無法接受。他因此要求市民需付全額罰款,一毛不減。

顯然法官心中有一把尺,不管說辭多麼華麗,不管認或不認,有理無理,法官自然會有定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