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chive for the ‘大驚小怪’ Category

長路漫漫

昨日又下大雪,而且是在天氣預告會有攝氏6度大雨的情況下,又下大雪了,下個大家措手不及,讓還在寫稿的我,隨便亂寫一通即趕快收拾踏上回家路。
連公司的停車場外已累積了至少5公分的雪,我家那裡的山上雪量會有多大,我已經不敢去想,開車緩慢蛇行駛出報社所在的Automall時,才轉了第一個彎到Jacmobs路上,即開始後悔,也許留車在報社,坐計程車回家,才是真正回家之道。
但看來已經無法回頭,於是我用很慢的速度,再左轉west minister highway,這時,幾個小時前開車經過的大馬路,居然路面已被白雪覆蓋,車道的分隔線早已經看不見,再很慢的左轉到Knight Bridge上,時速30公里行著,沒有兩分鐘,對面車道已有車上撞入雪中,動彈不得,還好Knight橋有分隔島,如果不是,整個路都得封閉。
大雪一直下一直下,沒有停止的跡象,由於大塞車,我看到雨刷掃過的雪,明明車上的溫度計說是0度,應該是雪水才是,等著等著雪落下果然慢慢成雨,路面因為大批長龍的汽車熱氣噴出地面,加上落在地上的雪成雨,才稍微有路面顏色出現。
我的手一刻也不敢離開方向盤,怕單手握盤前車開動,馬上打滑,更不敢換車道,車道再慢,前面的車比我大,輪子比我高,這點就重要太多了,我時時跟著前車,不敢跟太近,如此在橋上竟然塞了1個小時。
打開收音機,路況消息建議駕駛避開一些坡度高的馬路,我經常走的Boundary即是不建議前往的一條,於是我直開下Knight St.。
最讓我擔心的37街夾Knight,由於也有一段大下坡,我擔心車子經過那裡,可能打滑嚴重,戰戰兢兢的跟著前車,只是,前車加速離去,我的車因為我不敢踩太多油門,明顯無法跟上,愈接近37街,看到開始有車似乎放棄,其實,我每次經過加油站,心裡何嘗不是想著,乾脆開到那裡將車停下,改坐公車回家。
一路上險象環生,即使經過37街,並不表示前面已無障礙,knight st基本上並還沒有剷雪車經過,可能有剷雪車的大馬路Kingsway,41街都還是白茫茫一片,完全沒有改走其他路的可能。
經過Kingsway,到Clark Drive的彎路上,奇蹟發生,對面迎來的是部中型剷雪車,為了讓它,我還變換車道,這樣,前面的路因為剷雪車剛過而好走了起來,連Clark Drive要轉Hastings,居然也不如想像中困難。
天呀,感謝偉大的剷雪車。
Hastings本那比的路是下雪後最優先剷雪的一條路,差不多走到了Willingdon,那裡再往前開的車子少,路面才又看到較多的雪,這時,我乖乖的跟在一輛到SFU的公車後面,公車走我走,公車停,我停。
靠著公車開路,我居然快開到家了,這時,我真的學韓劇一些女生大喊,「victoria 加油」,快要到家了,一定可以的,加油。
接下來最大的挑戰是,如何行過我家小巷,不被雪卡住,其實,能將車開到我家門口的馬路,我已經好感激,會不會被雪卡住,我已經不是很在乎。
因為,十之八九會被卡住,在轉彎到入我家車道時,果然被卡住,我趕快下車去剷,剷了4次,5次,有鄰居回來在等我的車轉直,我試了幾次,還是卡住。
還好,好心的鄰居下車幫忙推了兩把,才將車子推入車道。結束驚險的車上2小時15分。
平時我只需要半小時即開車回家,路上險惡程度,已經說的夠多。
昨日稍早之前,以為自己休假,還帶著孩子走路去吃早午餐,看孩子們得意的樣子。
20090105-259
弟弟與果醬籃合照。
20090105-262
妹妹參加學校讀書會,所以才有兩張到De Dutch半價餐券。
20090105-265
哥哥一直穿著爸爸在Boxing Day買給他的小外套,不管餐廳多溫暖。青少年就是這樣,要他加衣服不肯,要他脫衣服,他也不從。

廣告

口福不淺

有時候並不知道自己會落入美食陣中,即使記者會是在餐廳舉行,有時記者也只有一杯茶或是配一些餅乾,即使是參加溫哥華美食大獎的記者會,主辦單位也沒有義務提供食物招待記者。這次「首本名菜」溫哥華中國食肆大獎主辦單位真是熱情,準備了大量食物招待忙碌趕場的記者,記者會前桌上已準備春卷及雞腿,因為太像中餐,我已吃了不少,沒想到記者會結束,才是真正午餐開始。

我由於要趕另一單採訪,只留了20分鐘,吃了照片裡的3道菜,很羨慕嗎?

「期待訪華」不等於「當選即訪華」

北京奧運開幕儀式,百請總理哈珀不到,現在面對華裔選民,哈珀說他「期待訪華」,沒有說訪華的原因,也不知道中國是否樂意邀請,「期待訪華」,不過就是想向華裔選民示好,要吸華裔選票的動作,但有傳媒將哈珀的「期待訪華」,以大辣辣標題寫上「哈珀說當選即訪華」,將原本沒有時間性的「期待訪華」,說成一當選即訪華,這間「保皇派」傳媒,為了擦鞋,已辦法用罄。

上周才在電話裡催逼哈珀的左右手康尼部長,要他對保守黨若當選,是否會到中國訪問,或邀中國領導人前來加拿大訪問,給個說法,當時康尼的說法是,「沒有一個政黨,會在選舉時,就是否對特別國家進行領導人互訪,作明確宣示」,如果康尼所說為是,那哈珀「期待訪華說」,是選舉謊言不成?

在傳媒工作過,稍微明眼的人都知道,當哈珀遇華裔傳媒問他:「以後會不會到中國訪問?」政治人物本能反應自然是,「期待以後會有機會。」這種標準答案不是嗎?難道他會說不會,然後等著斗大標題寫著:「哈珀拒絕訪華」,來趕走華裔選票嗎?將「期待訪華的」過度解讀成「當選即訪華」,實在是最要不然的鄉愿。

天下真的有白吃的午餐

昨日在家裡的信箱發現McDonald’s最新的coupon,剪了兩張9月2日可開始使用的折價券放在包包,以便不知吃什麼,又想貪近時用。

這是以一張meal for free的折價券換來的,我原來以為,至少要先付Sandwich的錢,然後用折價券update到全餐,即包括薯條或沙拉,飲料在內,也就是Sandwich要錢,其他的不用錢,沒想到,我今天到Cambie那間McDonald’s drive through時,小姐說,既然是meal for free,當然是所有都免費,只要客人點的是全餐。

我不太敢相信,還提醒小姐,應該至少要付Sandwich的錢,小姐還唸條文解釋給我聽說,只需要是點任何一組sandwich的全餐, 一毛錢也不用付。

薯條可換沙拉,只是飲料不能換咖啡,我只好點了一杯冰茶,然後再用另一張買一送一冰咖啡折價券,買了兩杯冰咖啡,花了1.64元。

原來天下真有的白吃的午餐,不過,我還是覺得應該是小姐搞錯,因此,若有人按照我的經驗去買免費午餐,萬一行不通,千萬不能怪我。

令人髮指

這句同事常用的口頭禪,用在陳水扁承認妻子吳淑珍曾匯鉅款至兒子及媳婦到瑞士銀行帳戶,瑞士政府主動調查是否涉及洗錢一事,雖然恰當,但似乎仍無法描述陳水扁可惡程度的1/10。

在台灣,更多人談到陳水扁,直接說,「陳水扁應該切腹自殺。」不僅台灣的監察院長王建煊這麼說,連前天由民進黨新任黨主席蔡英文出席的民進黨募款晚會,民進黨支持者也是這樣說,「陳水扁應該切腹自殺。」

我認為還是呂秀蓮說的最好,當她對記者說出,「第一家庭真的對不起台灣人民」這句話時,我的內心震動,這句不帶任何謾罵字眼的一句話,卻最能真實反應目前不分藍綠台灣人的想法,第一家庭弊案未停,全家有5人遭到限制出境,創下台灣史上一家被限制出境人數最多,陳水扁即使在秘密帳戶曝光後宣布與妻子吳淑珍退出民進黨,但對民進黨造成的傷害,已經無法彌補。

即使是過去痛恨國民黨黑金,一直到上次選舉都支持民進黨的父親這回都說,「陳水扁真敢死」(台語,意思是陳水扁已無羞恥)這樣的重話,比黑金,民進黨有過之無不及。

半包薯條

昨日和兒子一起在metrotown的McDonald’s吃中餐,不如我所料,他對我點的Southwest Grilled Chicken Hamburger一點興趣都沒有,只吃了一些薯條,基本上,他是為了吃蕃茄醬所以配了薯條沾著吃。

我又不能吃太油,於是準備把餘下的半包薯條丟進垃圾桶,眼看著他一溜煙又要跑開,我只好狼狽的一手抓著他,一手捧著盤子,且差點撞上了一名金髮個高的年輕人,這時年輕人突然開口,問can i have these fries?,我沒反對,他即抓了半包薯條,邊走邊吃起來。

走出McDonald’s,我還在想要不要給他5元去買漢堡時,他的背影已經愈走愈遠。

狗來開幕了

2009年世界警察及消防人員運動大會倒數1年,主辦單位特別請來警犬拉開序幕,警犬不聽口令,上前即咬住布幕,布幕拉開後,其中一隻還是咬著沒完沒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