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chive for the ‘Fugitives’ Category

留言已滿

採訪時遇到採訪對象留言已滿,是經常發生的事,如果那人是賴昌星,更是讓我不安,擔心已經發生天大但我不知道的事,這時,唯一能做的就是一打再打,再打又打,想到就打,打了又打。

差不多試了4個多鐘頭,賴昌星打電話來了,他說,他知道是我找他,所以打來。我問他,為何留言已滿,是有什麼事發生嗎,有很多記者找他嗎?

賴昌星倒也坦白,「沒有事,只不過我不會用手機的留言服務,留言滿了,也不會殺罷了。」我的年輕同事夏萍聽了以後偷偷的在笑,她說,「跟我一樣,我也不會set up 留言。」

這是個什麼世界,大家比不會。

廣告

如果連高山都覺得太悶,聽不下去,那….

幾次在李東哲兄弟倆的聆訊看到高山,都是我主動上前去攀談,問他什麼有沒有捐款賑災,或是其他有的,沒有的,見他總是支吾不想答,只是陪陪笑臉,我終於也問不下去。問題最多的Victoria,也有問不下去的時候。

昨日再見到高山,我一句也沒問,中午休息時間,倒是他主動開腔了,他說,「這個聆訊愈來愈無聊了,實在太悶了,你們為何還來?」我忍不住答覆,「如果你們不是來自中國,而我不是在中文報紙打工,真的不必來。」

高山又說了,「這個世界還有很多值得報導,有意義的事可以去報導。」我反問高山,那他又為何而來?高山說,「他跟我們一樣,覺得有些事情必須弄清楚,所以也就來了。」

既來之,則安之,一向是我採訪的最高指導原則,既然高山願意說話,那我的問題就來了,我問高山, 是不是由他出錢租房給兩兄弟住,那棟已經租給別人的那間柏文,也是他出錢的嗎?他倒坦然,說只是站在朋友的立場幫助朋友。

再問他,準備也為他們付電子腳鐐的錢嗎?他說,暫時沒見過電子腳鐐,也不知要付多少錢,暫時無此打算,那是電子腳鐐嗎?還是電子手鍊?他說,應該是腳鐐。

是不是覺得我們的對話悶極,告訴大家,這還不是最悶的,接下來進行的聆訊,移民部律師慢條斯理的把去年2月李氏兄弟被逮捕時的陳情舊事,逐件再說一遍,還請來皇家騎警佐證他的說法,在結論陳辭時,他還準備再強調一遍。

還好,IRB的裁審委員英明,打斷移民部律師的話說,「這些已經重覆過幾遍」,才解救了大家的耳朵,不用再接受折磨。

身為記者,在採訪任何事件時,都應該隨時打起精神,眼觀四處,耳聽八方,不要遺漏任何的新聞細節,但很無奈的是,記者也是人,對於千篇一律的疲勞轟炸,像是記憶體容量已滿,怎麼都裝不進去。

那高山呢?有幾次從背後看去已經在打瞌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