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chive for 2007 年 10 月

欠下3萬醫院債務

嬸嬸擔任慈濟的義工,做得有聲有色,不時遇到一些緊急訪視個案,還會向我爆料。不久前嬸嬸告訴我,有一名台灣高雄來的旅客范小姐,參加9天加拿大洛磯山脈行程最後一天,因急性胃穿孔引發腹膜炎住進素里紀念醫院,由於開刀又住院,才住院5天已差不多累積3萬加元的醫療費。現在加元對台幣接近1比33,也就是100萬台幣,范小姐在台灣剛畢業大學生一個月才賺3萬元台幣,這100萬元是大學畢業生將近3年薪水。

已經出院的范小姐說,醫院知道她是旅客,一時間沒有足夠的錢支付醫療費用,所以先通融她用隨行姐姐的信用卡支付了5000元加幣,其餘的可以回到台灣再付款。

由於沒買旅遊保險,范小姐對3萬加元醫療費必須照單全付,范小姐在電話中告訴我,看能不能將她的故事寫在報紙上,如此雖然幫不到她節省醫療費,但至少可以提醒其他外來遊客,告訴他們在加拿大生病不得,千萬得買旅遊保險才成。范小姐豁達的想法,讓我開了眼界,如果我在一夜間累積了3萬加幣的債務,我能像范小姐這麼樂觀嗎?

於是我問范小姐,難道你不會難過嗎?范小姐告訴我,3萬元加幣雖然不少,她要存幾年才有,但是,她認為生命才是最重要的,她還要感謝加拿大的醫生,若不是醫生的正確診斷及及時動手術,她有可能更危險。

平時我對安慰採訪對象很有一手,但像范小姐這樣完全不需要我安慰的,卻也不是太多。

廣告

尋找初戀情人

看見社區版新聞下方刊登那則附有照片:「上海的孫軍軼,尋找94年移民即失去連絡中國女子陳靜」的啟事時,心裏估計,是一名癡心漢越洋尋找前女友呢?還是施暴的丈夫,千里尋找已逃到加拿大的妻子?

後來,一個苦無題材的下午,我好奇打電話詢問,答案揭曉——真是一名年輕商人尋找10多年前分手的初戀情人。而且,陳靜在溫哥華的友人看到廣告,已連絡到人在香港的陳靜,孫軍軼已在幾天前,趕到香港與初戀情人會面,結局大為圓滿。
我決定再打電話給在上海的孫軍軼,想說服他接受我的採訪,舊情人透過報紙的尋人啟事,重拾戀情,會是一則浪漫有趣的新聞故事。我致電孫軍軼,告訴他兩人分開又復合,透過登報找到對方的故事,浪漫且溫馨,問他願不願意將照片及他的故事與眾人分享。孫軍軼猶豫了一下說,可他不知道女朋友陳靜是否願意?他要問一下在身邊的女友。擔心採訪被拒,我還趕快補上:「現在的新聞都是負面的多,溫馨的題材,特別能夠感動人。」

孫軍軼問了陳靜後很禮貌地告訴我:「我和女友都覺得這是很private的事,不好公開。」我也只好回了句:「既然這樣,祝你們永浴愛河。」也就掛了電話。我可不想苦纏着他們作採訪,影響他們才剛重逢的好心情。
那天下午還是沒有新聞,只有情人跨海尋找初戀情人,卻無法寫的故事。

突發遇好心警察

對平時並非負責突發新聞的我來說,上周日那天的突發經驗真是好難忘。除了親身經歷跑突發記者的辛苦,需要開快車飛奔到現場,還要提防闖入警方禁區,隨時被警方趕離現場。

還好,那天我遇到一名好心警察。

當我飛車抵達新聞現場時,很快將車停到路旁草地上,那時我打的主意是,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,先泊了再說。不過,事情永遠沒有想像中順利。很快在對面車道的一名警察,向我走了過來,他告訴我:「小姐,這裏不能停車。」他還說:「有人停下來只為了好奇,想看車禍的情況,但自己卻給車子撞到,我可不是在嚇你」。我很快地解釋,自己不是好奇路人,是報社記者,接着他問我,如果我要走在公路旁,那麼至少要穿一件反光背心,他問我車上有嗎?我回答沒有,這時我心裏在嘀咕,「完了,這下大概沒得採訪了」。

沒想到,警察想了一下,同意這次寬容我,但就要我只走草地區域,免得靠車流太近。他還同意以車禍做背景,給我拍照在做新聞時用。

後來聽同事說,我已算幸運,一般警察不會讓記者的車停在公路旁,而且是車速極快的Highway 91。我因此對這名好心警察心存感激,那種心情,跟偶而開快車被警察攔下,最後向他求情,他同意放我一馬的情況,有點接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