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chive for 2008 年 09 月

不能說話的候選人,到底能為選民做些什麼?

聯邦大選開跑後,同一選區候選人捉對廝殺,這廂罵去,那廂罵來,看的選民眼花瞭亂,這是選舉正常現象。當了記者那麼久,採訪過台灣大小選舉新聞,到了加拿大也經歷了5屆聯邦大選,及已忘記幾次的市選,從來沒見過,像現在有些黨派候選人,看到記者怕說錯話,任何一句都要請助理用錄音機錄下的怪事。

記者要錄音,是為防著採訪對象那天打電話來抱怨新聞寫錯,所以錄音作為證據,候選人當然也是可以錄音,但如果連「重覆自己的立場與所代表黨派的立場一致」的幾句話,也要交待助理錄音,或是全場找助理來錄音,這即有點反應過度?

我遇到一名競選期間以不說話,不回電話出名的候選人,我不說是誰了,免得引起紛爭,那天只想問她為何無法參加同區候選人的辯論,以及她對同性戀婚姻及墮胎問題的看法,她告訴我,由於是要接受訪問,她希望找人一起,我以為她請其他有力人士,支持她的觀點,也參加採訪,全場找了一遍,原來她要助理將與記者訪問的內容,全盤錄下。

如果是有爭議的問題,怕出錯錄音也罷,但如果自己只是重申與所屬政黨立場一致,且無搖擺過立場,幾句根本新聞都用不上的話,也要錄音,只是顯示她對記者的不信任而已。回到辦公室,採主打趣問我,下次看到該名候選人,就直接問她「飯吃過沒有?」看她是否也要錄下。

有可能她所代表的政黨希望她對記者要謹言慎行,只是,對於不能說幾句自己想法的候選人,應該不必費事錄下自己的話,不能說幾句話的候選人,又到底能為選民做些什麼?為民喉舌,不能怕說話的。

廣告

如果狄安有一半費凱迪的自信和口才…

即使參加婦女團體的示威,費凱迪仍是盛裝以赴,毫不隨便,讓她的背影,和正面一樣有型。

當在場示威人士在主持人一聲令下freeze後,本來在接受採訪淘淘不絕數落哈珀如何令婦女權利後退的費凱迪,也馬上配合freeze起來,一動也不動保持相同姿勢5分鐘,讓傳媒從各個角度拍到不要拍,主持人宣布大家可以解凍後,她才de-freeze。

有時在想,如果黨領狄安能有像費凱迪一樣的自信,或是口才,或者只及她的一半,現在自由黨或許不會處於一路挨打,民意不斷下滑的局面。我問費凱迪,卑詩省自由黨民意尤其下滑厲害,那她要如何挽回選民對自由黨的支持?

費凱迪面不改色的說,她不相信那些民意調查,民意調查的電話打到了誰家?又誰來聽電話,以及這些人到底會不會投票,或是有無投票權,均無從查知。她說她只相信她在選區拜票時,握到手的那些選民,以及所到之處選民告訴她,很怕看到哈珀組多數政府。接著費凱迪又說了,她相信自己會當選,也呼籲選民不一定要選自由黨,支持綠黨黨領Elizabeth May的人就儘管選綠黨,也無所謂,但是,一定不投票給保守黨。

每次見到費凱迪,她的 外表總是充滿自信,答覆問題的聲調也是鏗鏘有力,讓大家相信,投給她的一票,會對她當選產生效果,果然是政壇老將,即使在自由黨民意如此危急時,我也看不到她的慌亂。

採訪結束後,我在想,如果狄安也能像費凱迪這般自信,及有她的口才,可能現在的處境會完全不一樣。

這是全體示威人士一起freeze的照片,都不能笑哦!

黑糖排骨飯?

這麼黑的炸排骨,是摻了黑糖去炸不成?好心同事咖啡糖,幫我買中午便當,結果在Aberdeen 的公和豆漿,排隊等了40分鐘,終於買到飯盒,只見咖啡糖氣呼呼的向我投訴,這麼黑的排骨,要怎麼吃呀?

我決定打電話給在公和豆漿工作的朋友Judy投訴,judy說排骨不是他炸的,要怪也要怪他們的師傅雷先生油黑又不換,於是搞的排骨這麼黑。根據咖啡糖的說法,是店裡的歐巴桑動作慢又沒效率,將排骨放到油鍋去炸後,又剛好有送麵粉的小弟來,她於是不管客人,又不管排骨,帶著小弟去放麵粉,等一切忙完去撈排骨,於是排骨就炸成這樣。

向Judy投訴結果,她說會賠我一塊正常排骨,我也老實告訴她,叫我開車再送排骨飯去換,似乎不切實際,師奶這時一時心軟,也不想將事情鬧大,讓老闆為難Judy這些僱員。

總之,這不是黑糖排骨飯,是歐巴桑炸太久的黑炭排骨飯。

市長牌果汁

能吃的東西愈來愈少了,自從發生毒牛奶事件以來,這個世界像是瘋了一般,每天打開電腦看台灣新聞,就是看到又有新增含三聚氰胺的食物名單,什麼伯朗咖啡、立頓綠奶茶,這些我都喝過,且早已消化排泄完的東西。雖然在加拿大,進口中國奶製品的情況不像在台灣或香港般嚴重,但總歸,現在看到含奶製品,早已提不起興趣,果汁則還可以。

照片中的是代表偉景溫哥華選溫哥華市長羅品信(Gregor Robertson)家生產的果汁,想必這段期間大家少喝牛奶,他家果汁的生意應該好的不得了,還有像銀子姐姐經營的維他奶,生意也應該好到爆。

總而言之,最近的毒奶事件,讓中港台及這裡的華裔傳媒全忙翻了,雖然查不到太多毒奶產品,但我們仍是追著採訪毒奶對本地華裔生活造成的影響。

台灣的新聞更是好笑,有人拿著花枝丸及魚丸去檢查有無含三聚氰胺,又民進黨立委隨便調一杯用大陸奶精做成的茶,要逼劉兆玄喝下,劉兆玄當然不喝,說要喝他會自己泡。然後,台灣衛生署重新調整檢驗標準,與香港標準相同衛生署副署長說,如果按照之前的標準,一次吃28個月餅即達到人體耐受量,新標準下,一天吃2800個月餅才會有事,也就是說,現在標準對三聚氰胺的殘留,是之前的1/100。

於是本來有毒的變無毒,本來下架的,不用下架,難怪台灣傳媒要罵衛生署,說這是什麼政府?

總之,毒奶風波未過,還是多喝果汁為妙。

感人的紀錄片

那天本來是想為導演找即將來溫哥華參展的台灣電影「冏男孩」,但新聞組的Karen很好心,她說沒有「冏男孩」,

但有一些過去得獎的紀錄片,於是這支「翻滾吧!男孩」,就是這麼得來。

很感謝咖啡糖那天經過我的桌子,而且眼尖看到這幾張台灣紀錄片,且先借回去看,而且第2天對電影讚不絕口,才讓我在這個周未把看完「翻滾吧!男孩」,當做煮飯及洗碗一般重要的工作,非做不可。

這是支令人感動的紀錄片,而且到最後,看到那幾個練習時常出錯,頑皮又看起來不是很完美小小體操選手,最後得到多項冠軍,且全隊得到團體組冠軍時,我的淚水就唏哩嘩啦的流下來,是感動到不行的眼淚。

紀錄片的故事發生在2003年台灣宜蘭縣的公正國小,紀錄國小體操選手集訓,一路到參加全國比賽,雖然年代不是很久遠,但公正國小陳舊的體操練習場,怎麼也像足了以前我們所唸的國小,或是國中運動場,而且體操教練更是操一口台灣國語,他像似嚴父,小朋友練習時太痛哭了,他也沒有太多安慰,但他又懂得如何鼓勵孩子,每到周末他會到7-11買好餅乾及糖果,來給模擬比賽時得不同名次的學生。感人的一段是,每次得最後一名的學生,由於每次都只能拿到一包國產牛奶糖,看包裝應該是我們從小吃到大的森永牛奶糖,所以被大家喊是「牛奶糖先生」,「牛奶糖先生」拿到牛奶糖,即躲到牆角哭泣起來,對自己又是最後一名很難過。

電影最後回到教練林信志小時與他參加的學校體操隊,得獎時的合照,這時換教練的教練看著照片說話了,「說這個同學後來唸師大,這個當了教練,這個現在在賣燒烤,這個則是坐牢了,坐牢的原因,林信志知道的」。這真是發生在你我旁邊,再真實也不過的結尾。

真希望能在幾年之後,繼續看到他們揚名體操項目,如果是奧運,那當然更好。不管如何,他們含淚練習奪牌的故事,已經感動許多人,是不是得奧運,已經不重要。

蕙質蘭心,我的嬸嬸Alice

不用猜也知道,照片裡最有氣質的慈濟師姐正是我的嬸嬸Alice。

嬸嬸比我早移民2年,12年年前我們一家那時才三口,買了加航當時促銷票價,住在附贈的Rosedale on Robson旅館時,嬸嬸帶著才唸小學的表妹、表弟,從素里開車到溫哥華市中心的旅館,接我們到她位於素里「台灣村」的家,就這樣我們展開了跌跌撞撞的移民路,也與嬸嬸建立深厚情緣。

大家一聽到是我的嬸嬸,腦中總是浮現白髮大嬸的長輩模樣,卻不知道,嬸嬸其實只比我大8歲,我剛移民時不到30歲,嬸嬸也只有37歲,比現在的我都還年輕。說嬸嬸,其實更像是自己的姐姐。

嬸嬸是典型早期台灣投資移民太太,叔叔當牙醫,加拿大、台灣兩邊跑,她必須承擔起一切家庭責任,包括接送小孩、準備三餐、打掃等家務,對小孩的教育等於落在她一人肩上。為家事及孩子的事,已經非常忙碌的她,還難得有一股助人的熱情,社區裡的太太平時遇到撞車要與ICBC打交道,都是帶她跟著去當翻譯,解決糾紛,遇到一些不會開車過橋到溫哥華的師奶,嬸嬸也是好心當司機,與幾個太太car pool,到溫哥華或到列治文辦事,或買菜。

談到嬸嬸對孩子教育的投入及堅持,雖然讓我感到汗顏,但卻不能不提。有次我到嬸嬸家裡玩,看到牆壁上貼著一張寫著特別艱澀困難的英文單字的紙,差不多有30個,我問嬸嬸孩子的學校怎麼出這麼難的字?嬸嬸笑笑的說,不是,學校的功課比較簡單,這是她另外給孩子出的30個困難單字,就是那種TOEFL或是GRE艱難字的水準,她說,唸小學的表妹學校一周有20個新字,她則是另外督促給他們30個,如此總共一周50個,一周復一周,每周孩子都能學多30個單字。

不僅這樣,以前唸護校的嬸嬸還將她20年前唸的醫學字典,保留下來讓孩子多背醫學單字,如此一步一腳印,也難怪表妹Jenny現在已回台灣唸醫科2年級。

嬸嬸擔心當記者的我找不到新聞題材,總是會主動爆料,有次說素里大統華入口因下大雨被水浸,顧客出入困難,有時則是素里下起大雪,可能是今年第一場雪,雖然很多時候,我們已無人力去到素里做採訪,但嬸嬸的爆料,永遠是那麼窩心。

最近幾年,嬸嬸加入慈濟,更有機會在一些新聞場合遇見她,梳起包頭、穿著藍色慈濟制服的嬸嬸,服裝雖然莊嚴大方,但不變的是,她那甜美、慈祥的笑容。

嬸嬸那天又打電話來了,這次她不是要爆料,而是要將一張她自己抽中80元Toys  R us的禮券,轉贈給我,她說,她和已唸大一的表弟去店裡轉一圈,找不到合適買的東西,她和表弟商量後決定贈送給我,讓我買玩具給小兒子。嬸嬸永遠那麼貼心,總是想到我們一家。

在慈濟的採訪看到嬸嬸,嬸嬸總是比我還開心。

剛過去的暑假,那天帶著孩子回沙鹿老家探91歲奶奶,剛好遇到嬸嬸盛裝回去祭祖,好開心。

馬英九可能不知道

那天採訪台灣文化節開幕典禮,開幕典禮一如往常,由台灣原住民打鼓表演,在代表民族熱力鼓聲中進行開幕式,直到下半場,主持人用英文介紹有一段馬英九總統的錄影帶,來祝賀文化節時,這時台下鴉雀無聲,因為這是馬英九當選總統以來,第一次在溫哥華台灣文化節發聲。

馬英九開始說了,說很快是10月10日雙十國慶紀念日,又說海外僑胞追隨國父孫中山先生革命,華僑對建國多所貢獻,歡迎華僑加入慶祝雙十的行列。馬英九也藉機闡述了他上台後的兩岸政策,在台下的來賓,懂中文、不懂中文看翻譯的,都在等待馬英九接下來會說出,「適逢溫哥華台灣文化節今日舉行,本人無法參加,但預祝文化節舉辦成功」這些話,但是,馬英九還是在講距離文化節還有1個多月的雙十國慶,談話中完全不知道這是台灣文化節的場合。

主辦單位是否在開幕儀式,放錯了馬英九的錄影?原來不是,這是馬英九為介紹台灣來的表演團體「采風樂坊」在世界各地巡迴演出,慶祝雙十國慶而準備的錄影帶,這次「采風樂坊」也是文化節的表演來賓之一,本來在該團體的專屬表演時段,先播馬英九的錄影,也算合情合理。

只是,在幾個城市市長上台頒發8月30日是台灣日時,這時馬總統在台上說的卻是10月10日雙十國慶,對於兩岸政治了解不一定深入的外賓,台灣日與雙十國慶有何關係的題目,是否太過艱深而考倒他們?

在隔天僑胞歡迎駐溫哥華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處長的晚宴中,馬英九的雙十國慶錄影帶又再放了一次,這次,馬英九可能還是不知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