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chive for 2012 年 09 月

今天中午吃什麼?

 

每天要給孩子帶什麼做為中餐,對我來說,如同今天要寫什麼新聞,一樣的困難。

之所以那麼困難,是歪嘴雞的父母(就是我和我的丈夫)生下了一窩更難養的小歪嘴雞,不是像別人一樣,每天三明治伺候就可以,才吃了兩周的三明治,小兒子就抗議,說he hates sandwiches.

於是上周四,我先給他們做了一天的雞絲炒麵,就是去買燒臘店的鹽焗雞,將雞肉剝成肉絲,再放進已煮好,放了豆芽及紅葱醬的乾麵裡,再用保溫瓶裝到學校吃。

那次的炒麵竟然得到頗大迴響,不僅每個人都吃完,女兒還問那麵是否在餐館買的,還是自己做的,於是大受鼓舞。

於是今天就早起給孩子煮了台灣油飯,請看照片,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,我也會有賢慧的一天。

廣告

秋天到了

 

每天開車經過家裡附近這些快速變色的樹木,不管願不願意接受,均無法改變夏天結束,秋天到臨的事實。

秋天是惆悵的季節,不能想太多,欣賞色彩繽紛的美麗秋色就好。

義工的媽

剛從台灣回來上班的第一個周末,去採訪台灣文化節的開幕儀式,除了是以記者身分出席之外,我還多了一個身分——義工的媽媽。就讀中學十一年級的女兒第一次當義工,我一早即送她到義工帳棚報到,在等待開幕的空檔,我逢人便說「我女兒也在文化節當義工」,對於女兒已經長大到可以自己去當義工,表現出有點驕傲。

開幕儀式結束不久,女兒打電話告訴我她所負責濾水器品牌攤位的所在位置。女兒負責提供過濾水讓市民試飲,同一組的另有一名義工同學,那時已到午餐時間,女兒說她肚子好餓,並從口袋裏掏出主辦單位提供給義工的熱食兌換券,請我幫忙去買。

這時,文化節的食物攤位前,早已經排滿長長人龍,以供應食物的速度,我估計至少需要排上半小時或更久。由於我還有其他採訪工作,無法再耽誤時間在排隊上,於是馬上當機立斷,走到對街去買法式薄餅,當女兒的午餐。

 

法式薄餅雖然也有人排隊,但相對於文化節食物攤位前的人龍,實在不算什麼,我約等了十分鐘,即買到薄餅。

送了薄餅給女兒吃,女兒又說主辦單位還提供免費珍珠奶茶,我又拿了兌換券,約走了兩條街尋找能兌換的飲料。

女兒匆匆吃完午餐,很快回到贊助商的攤位,這時,「義工的媽」的任務才算大功告成,可以開車趕赴下一個採訪。

每一個活動,在感謝年輕義工幫忙奉獻時間的同時,背後其實有更多支持他們的父母,父母們的工作並不比義工輕鬆。

 

我以為是照片裡的帥哥在準備包我的薄餅,等了老半天,才發現不是,只好轉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