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chive for 三月 12th, 2009

台式便當文化

昨日台北經文處教育組與卑詩大學簽署50萬美元研究計劃備忘錄,地點在UBC Sage Bistro,由於兩個單位在儀式後將有不對外公開的午餐會,所以我們只作儀式拍照及採訪,即需要離場。

由於接近中午,教育組的人,特別給記者預訂了飯盒,一早已放在會議室進門地方,而且教育組、新聞組的小姐,均幾次提醒,有飯盒,走的時候別忘記。

畢竟是在那種西式庭園感覺的餐廳,教育組長想到我們接近中午,無法參加中午餐會,擔心我們挨餓,還特別準備了便當招待,這種誠意,其實是一種台灣特有的便當文化。

以前我跑過的台灣政府機關,只要是在中午召開記者會,一定會為記者準備便當,還記得,就是在台灣第四座核能電廠選在台北縣的貢寮鄉興建,在居民及環保人士在現場示威,與台電前往廠址考察衝撞,幾乎流血衝突時,那時,負責安排我們到現場採訪的台電公關人員,也還派人去訂幾箱相信是「東一排骨」(台灣著名便當品牌)的排骨或是雞腿便當,即使是在抗議居民包圍台電大樓,兵臨城下時,記者也還有台電提供的便當。

在台灣採訪對象提供便當,其實就像是本地一些主流商會請記者去採訪時,所提供的免費咖啡,有時好一點會有酒店餅乾一樣的意思,並不是真的想賄賂記者,如果便當吃不完,公關還會拜託記者幫忙帶一些回家,不要浪費了便當。

如果不吃便當,公關心理會納悶,怎麼了,是便當不好吃,還是記者有什麼不滿,看他們憂心的樣子,不如就吃了便當,大家好過一點。

特殊的便當文化,只有台灣才有。

sage

這就是採訪地點,沒想到這裡在這裡採訪也會有便當吧?